第2节(1 / 2)

秦凉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善良的人,尤其当别人找死的时候她总是不遗余力的帮忙,比如现在。

“听你这么一说,你还挺关心我的。按照道理来说我应该谢谢你的关心。”秦凉说着还对穆桐笑了笑,小店里刚刚亮起来的灯光给秦凉添了一层光晕,让她看起来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眼。

穆桐觉得此刻的秦凉美的让人睁不开眼,看着秦凉的目光也热切了几分。吴朝雍见两人的氛围眸色渐深,放在桌子下的手紧握成拳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秦凉此刻也没有心思去注意吴朝雍,全部注意力都放在穆桐身上,自然不知道穆桐的异常。秦凉不知道,秦温却将好友的反常看在眼里,却也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只是……”秦凉话锋一转,声音陡然冷了下来,就连看着穆桐的眼光都冷了许多。她说“只是你能不要装作和我很熟的样子吗?我们真得不熟。”

三年后的他们虽然已经彼此熟悉的不行,可三年前的现在,他们的确不熟悉。听了秦凉的话,三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老二一向讲究仪态,因此只是抿了抿嘴到底没有笑出声。老大则推了推眼镜一本正经的说“行了三儿,当面笑话人家多不好。”说到这里,语气顿了顿继续说“毕竟我们和人家也不熟”不熟两个字却被咬的特别重。

听着他们毫不客气的话,穆桐尴尬的愣在当场,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他和秦凉的确算不上多熟悉,可经过他这么长时间的接近,明白秦凉最喜欢这种看似亲密的关心。以往这一招对秦凉都十分有用,可今天怎么突然不好用了呢?

见他傻了一样呆愣在原地,秦凉嘴角勾了勾扬起一个轻蔑的弧度。穆桐见她这样心里一片慌乱,他感觉秦凉知道了他接近她的真正目的。其实这也不算什么秘密,全学校的人都知道他接近秦凉为的是什么。可他从没想过有一天秦凉也会发现……她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有人和她说了什么?

穆桐在这边苦思冥想,神色变换,秦凉却将他所有的神色都收入眼底。她突然间想起那时她看见姿态亲密的两个人时,那女人带着最单纯的笑容对她说“你以为他真的喜欢你?别傻了,他处心积虑的接近你也不过是因为想要生活的好一点而已。他错了吗?没有,错就错在你太蠢,连你身边人的真面目都看不清。”而她的爱人,她一直以为爱她入骨的男人就站在女人的身后,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那一瞬间的秦凉却是连他的表情都看不清的,秦凉这才知道原来在三年里,她从来没有看清过穆桐的表情。因为他的表情都不是真实的,只不过是为了和她在一起所做出来的样子而已。

她曾一度认为是穆桐变了,变得势力,变得见钱眼开。可回到了三年前的今天秦凉才明白,并不是穆桐变了,而是她秦凉从来没有看懂过他。在穆桐的眼里,那三年的恋情也不过是他的逢场作戏而已。

想明白了这些,即便是秦凉自己也要骂自己一句:秦凉,你可真是瞎了狗眼才会看上这个渣男。被猪油蒙了心才会看不出这男人的真面目。

穆桐在那里僵持了许久,他的室友终于看不过去,虽然平日里也不怎么喜欢穆桐这种趋炎附势的性格,但毕竟还是自己的室友,不能让他太过丢脸。于是其中一人说“咱们这边点的东西上来了,穆桐你别磨蹭了快来吃东西。”

站在地摊中间尴尬了许久的穆桐终于找到了台阶,看了看秦凉见她完全不理会自己,最终还是做到了室友的身边。秦凉见状轻笑:今天打脸也打的差不多,暂且先放过他一马好了。

三儿见她这样,一边吸溜吸溜的吃着麻辣烫,一边问“四儿,她怎么惹你了?让他今天这么丢脸。”虽然秦凉家里条件很好,可是很少大小姐脾气,如果不是真的让她生气了,秦凉绝对不会这样大庭广众不给人脸面。

怎么惹到她?秦凉冷笑,穆桐惹到她的地方多了!欺骗她的感情浪费她的青春,最后还找了一个富家小姐合伙把她踹了让所有人都看她的笑话。相比较穆桐做的那些,她还觉得自己今天简直太仁慈了呢!

三儿见她只是冷笑不出声,圆圆的眼睛滴流滴流的转了转也不再问了。反正她们寝室的姐妹也不喜欢这个穆桐就是了,原本看秦凉的对这个穆桐是不怎么排斥的甚至对穆桐的示好有些动摇,现在看来秦凉也不是那么没眼光的人。不过想一想也是,秦凉出身富贵,想来这样的人也见多了,自然不会被这种拙劣的演技骗了去。

只是她却不知道上辈子的秦凉到真是拿着穆桐的狼心当宝贝,而且任谁劝说也不听。

秦凉以为自家哥哥一定会过问穆桐的事情,可她怎么也没想到秦温什么也没问,只是笑呵呵的拉热了桌上的气氛。奈何桌上有一个怎么也热不起来的吴朝雍存在,因此无论秦温怎么做也是徒劳。世界上总会有那么一种人,即便他只是单纯的坐在那里什么也不做,依然让人觉得敬畏,吴朝雍就是这样的人。

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上辈子明明吴朝雍在秦凉落魄的时候帮助了秦凉不少,可秦凉却怎么也和他亲近不起来。虽然内心是感激他的,可对他总是敬畏更多一些。一直到发生了那场意外,她才明白吴朝雍内心里真正的想法。

秦凉叹气,吴朝雍为了她一条命都搭了进去。虽然重来一世,可她没有办法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她很想为吴朝雍做些什么来报答他,可是吴朝雍这种人应该是什么都不缺的吧?哎……人生怎么那么艰难啊,想报个恩都那么的困难。

“你自己在那里唉声叹气干嘛呢?”秦温见自家妹妹好像没什么精神的样子,便开口询问。秦凉听了哥哥的询问,抬头颇为哀怨的看了一眼吴朝雍,摇了摇头又低头叹了口气。哎,她这种急于报恩的心情哥哥你是不会明白的。

吴朝雍见她那样看着自己,拳头攥的更紧了,连手背上的血管都凸了出来。偏偏佯装淡定的喝了口水,一张脸上依旧什么表情也没有。秦温见自家妹妹和好友这种气氛,脸上什么都不说,心里却有了计较。

这一顿饭,别人吃的兴高采烈,秦凉却吃的唉声叹气。甚至连回到宿舍的路上都一直是唉声叹气的,偶尔偷偷看一眼吴朝雍在路灯下挺拔的身影,然后继续唉声叹气。这样明显的反常,别说是秦温发现了,就连向来迟钝只知道学习的学霸老大也发现了不正常。她推了推架在鼻子上的眼镜,有意无意的打量着吴朝雍。

向来敏锐的吴朝雍自然不会没有发现,他也着实不知道秦凉究竟是哪里反常。可每当秦凉目光飘过来的时候,他总是没有办法向在别人面前一样镇定。吴朝雍皱了皱眉头,想对秦凉说别在看了,可这话到了嘴边又舍不得,被他生生的咽了下去。

怎么可能舍得呢,他恨不得秦凉一辈子都这样看着自己,再也看不到其他人才好。

就这样,一路上没有人说话,全体人员都加入到了“观察吴朝雍”这个活动中,几人形成一片迷之沉默。终于走到宿舍楼下,秦凉笑着对还要回去取车的两个人说了再见,临上楼之前还不忘对着吴朝雍叹气。宿舍其他人员临上楼之前也都深深的看了吴朝雍一眼,弄得吴朝雍难得有些窘迫。

怎么有一种见家长的感觉呢?嗯……室友也算是家长的是吧?秦温看着自家好友难得窘迫的样子完全没有同情心的笑了笑,用手拍了拍吴朝雍的肩,安慰意味甚浓。

吴朝雍想了想自己今天这表现怂的,也是无奈的笑了笑,笑着笑着却怎么也笑不起来了。今天的秦凉很反常,对那个男同学的反常,对他的反常。他能从秦凉的目光中看得出针对那个人的怒气,也能从秦凉的目光中看得出对自己的愧疚。

可是又有什么事情会让她对自己产生愧疚的呢?这个问题吴朝雍怎么也想不通,烦躁的点了根烟吸了几口。

如果一直关注秦凉的吴朝雍看的出来秦凉的不对劲儿,那么秦温这个当哥哥的又怎么会看不出来?虽然秦温并不明白为什么自家妹妹突然间会对自己好友有那么奇怪的反应,可是这也不一定就是坏事。只是难得能看好友的笑话,他当然乐意。

见到好友吸烟,秦温毫不客气的将吴朝雍手里的烟抢了过来,掐灭后扔进垃圾桶里。然后神情严肃的对着好友说“这里是学校。”看着吴朝雍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和继续拿烟的动作,秦温对着吴朝雍露出一抹笑容说“小凉也不喜欢别人抽烟。”

听到这句话,吴朝雍的动作僵硬了起来,最后到底是将烟放回衣兜里。秦温见状得意的笑了笑,他就知道只要抬出小凉那绝对好用。

秦凉并不知道自家哥哥在吴朝雍面前的得意,此时的她正在宿舍里和室友们开始了一场关于吴朝雍的座谈会。

窝里横的秦小凉

三儿坐在床上,一边啃着水果一边用闪亮亮的目光看着秦凉。正在整理床铺的秦凉并没有休息到三儿的目光,众人一等再等见秦凉丝毫没有解释的意思。坐在椅子上喝水的老二终于忍不住,将手里的水杯放在桌子上,开口问到“说说吧,你和那个新贵怎么回事?”

听到问话的秦凉直接朝老二看了过去,叫她一说眼睛紧紧的盯着自己这才明白她是在问自己。秦凉想了想,觉得老二说的新贵应该是吴朝雍。

她和吴朝雍之间说简单也很简单,若是说复杂那也比较复杂。上辈子在她在她倔强的因为穆桐和家里人吵架后,基本被家人断了经历。那个时候是吴朝雍给了她一份以她的资历来说十分高薪的工作,让她从经济拮据的窘状中挣扎了出来。

她以为吴朝雍这样做是因为他和哥哥是好朋友,出于朋友道义帮助好友妹妹而已。也许那个时候的吴朝雍的确是那样想的,只是后来……一切终究都变得不一样了。

她不知道吴朝雍什么时候对她产生男女之情,可吴朝雍唯一一次表白心迹就是在那场车祸中。车祸夺去了她们的生命,让他说的那句“我喜欢你。”成为他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说那句话的吴朝雍和平日里一样,一张脸没什么表情,就连语气都是冰冷冷的。可秦凉却感受到了他的认真,秦凉哭着喊着叫他不要理会自己。可他依旧把她抱的紧紧的,他的怀抱让她感到心安。可最后……他们都死了。

她终究是欠了他,欠他一条命,也欠他一份至死不渝的感情。这两份东西沉重的让她不知道如何是好,她更不知道在一切都没开始的今天该如何归还。

想到这里,秦凉对着老二笑了笑说“我欠他很多,就算是搭上我这条命也还不起。”宿舍里其他三人听了秦凉这样说,不动声色的换了一个眼神。最后三儿开口说“如果他心甘情愿的,那他根本就不需要你还。”三儿的话刚落下,老二就接了一句“就算是还,他也只接受一种方式——以身相许!”

老大听了推了推眼睛算是同意老二的话,三儿更是小鸡啄米是的点头,惹得秦凉直翻白眼。就算是要她以身相许,那也是三年之后的事情,估计现在的吴朝雍是看不上她的。

虽然秦凉也不明白三年后的吴朝雍看上她哪里。并不是她贬低自己,而是她这个人缺点一堆,但是想要在她身上找到什么除了容貌以外的优点还真的挺困难。可是吴朝雍怎么看也不像是那么肤浅的人,就算真的看脸,也不至于为了一张脸连命都不要。

秦凉仔细想了想觉得,三年后的吴朝雍简直就和上辈子的她一样——瞎了狗眼了。

四人又伴随着三儿吃东西的声音聊了一会,然后就各自睡去了。这是秦凉回来的第一晚,可是她睡得并不安稳。总是断断续续的梦见以前的事情,她知道那是梦可却怎么也醒不来。直到她和吴朝雍被困在车里,直到二人被烧成灰烬。

秦凉睡醒时天还没怎么亮,可老大已经跑完步回来了,还给她们带了早餐。她见到秦凉起的那么早倒是有些惊讶,要知道秦凉就是宿舍中的懒床小公主,在没有课的情况下不到日上三竿根本不会起。对于老大的惊讶,秦凉苦笑:她也不想起的这么早,毕业之后每天都在起早贪黑的工作。她自己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有睡一个安稳觉了,可是一闭上眼睛就是那天发生的事情,让她根本睡不安稳。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