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节(1 / 2)

他突然说话让秦凉有些懵,想了一会才明白他口中的她是谁。并不是秦凉反射弧长,而是时间相隔了许久的回答让秦凉根本就没朝那里想,缓了缓才明白吴朝雍口中的她是谁。

对于一个还在青春期的偏执女生怎么会突然间转学这个问题,秦凉只是抿了抿嘴并没有继续问下去。在刚刚秦温不说话的时候她就知道当年必然有些不好的事情发生,并且已经打消了知道真相的念头,即便吴朝雍突然回答,她也不会追根究底。

秦凉没有继续问下去,吴朝雍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两个人躲在树下阴凉的地方相顾无言,只有风吹过时树叶沙沙的声音,静谧美好。享受了一会难得的安静秦凉突然开口说“吴哥,不如放假我去你那里工作吧。”随后想了想又说“大四也要在你那里实习。”

如果前一句是询问,那么后面这句就是肯定了,似乎是怕吴朝雍不同意,语气尽是坚毅。吴朝雍见她这个样子,那句“不招实习生”的被他默默的吞进了肚子里,回答了声“好”

听到吴朝雍肯定的回答,秦凉对他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一双亮晶晶的眼中有着夺目的光彩。这样的秦凉让吴朝雍晃了晃神,微微垂了眼眸却是什么都没说。

其实他也没有什么想要说的,只要她开心就好。

而另一段被两人遗忘了许久的秦温拎着从超市买来的水,却老远就看见明明没有交谈,甚至连目光接触都没有,气氛却莫名和谐的两个人。脚步顿了顿,最终没有继续朝他们的方向走过去,而是走到了一边。

他倒是希望能够一辈子把自家妹妹捧在手心里宠上一辈子,可是妹妹越来越漂亮惹来不少不入眼的人觊觎。对比那些底细不明心思不正的人,他更加相信这个认识了许久的好朋友。

想到上次他见到的那个叫穆桐的人,秦温冷笑。他不过一时没有注意,就有人想钻空子,可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何况秦温了解自己妹妹,秦凉看穆桐的眼神分明两人曾经发生过什么,只是后来秦凉突然之间又改变了想法。

不论秦凉为什么改变想法,改变了总是好的。这也是秦温肯给吴朝雍机会的原因,如果自家妹妹真的能在吴朝雍身上定下心来也省的将来在这种事情上吃了亏。

“哥哥呢?”过了许久之后秦凉才想起那个为她操碎了心的哥哥,她左右看了看都没见到哥哥的影子,于是开口询问她身边的吴朝雍。

吴朝雍向某个隐秘的角落里撇了一眼,刚好看到露在外面的白色衣角。不动声色的将目光收了回来,开口说“不知道”想了想又说“可能有事所以先离开了吧。”话刚落下不久,吴朝雍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着来电显示上秦温的名字,吴朝雍忍着笑意接了电话。秦凉叫他接电话,便乖乖的站在一边不去打扰他。他打电话的时间不长,不长到一句话都没有说就面无表情的挂了电话,秦凉见状有些好奇的看着他。吴朝雍见她仰着头看向自己的模样乖巧可爱,目光中还充满了信任,心里瞬间软绵绵的。

秦凉见自家哥哥这么久还没回来,心里也大概有了猜测,见吴朝雍挂了电话秦凉便开口问到“是哥哥吗?”

吴朝雍面不改色的点了点头说“嗯,他先离开,让我等一下送你回去。”秦凉虽然觉得有些怪异可又觉得吴朝雍没有欺骗她的理由,于是点了点头。吴朝雍见状心情大好,不自觉的伸手揉了揉秦凉的头发,软软的发丝弄的他手心痒痒的,一直痒近了心里。

见到秦凉瞪大了眼睛一副惊讶的模样,吴朝雍有些不自然的放下了手轻咳了两声说“我们先去吃饭吧。”难得见到吴朝雍这副模样,秦凉立刻把自己的不自在抛到了一边,可是盯着吴朝雍的眼睛睁的更大了些。

吴朝雍见了,突然将手覆盖在秦凉的眼睛上。秦凉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惊了一下,却僵着身子没有动,直到那只手遮住了光亮她才缓过来神。

秦凉眨了眨眼睛,似乎吴朝雍很喜欢蒙住她的眼睛。上辈子的时候,她偶然见到那个渣男和和其他女人亲亲我我,气的泼了他们一杯水,可又出了饭店却哭的不行,吴朝雍就是这样遮住了她的眼睛。还有上次在医务室……她当时以为吴朝雍只是不喜欢见人哭,现在看来不是这样。

吴朝雍感受着手中的温度,秦凉的眼睫毛调皮的刮着他的掌心。片刻过后他收回了手,手上残留的温度让他下意识的将手握成拳。看着慢慢张开眼睛的秦凉,吴朝雍的目光从她的眼睛上移到那张永远带着笑意的嘴唇上眼神暗了暗,最终抑制住吻上那张唇的冲动,艰难的掉头离开。

感受到秦凉跟在他的身后,吴朝雍深吸了口气。现在还不是时候,他可不能把刚刚和他关系好了的秦凉吓到。

何况……这里还有人偷看。

角落里,一直在偷看的秦温红着眼睛咬着牙,心里恶声恶气的咒骂:吴朝雍你竟敢占我妹妹便宜,你丫好样的!

只是他内心的声音,已经走远了的秦凉和吴朝雍是听不见的╮(╯▽╰)╭

奸夫吴朝雍

身为秦凉为数不多的好朋友,宿舍三人明显发现了秦凉近些日子的不正常。不正常的具体表现为以下几点。

首先,她会时不时的走神发呆,双眼迷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发呆的十分频繁,有可能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无任何理由的发呆。其次,总是十分在意手机。当收到短信或者电话的时候情绪会出现异常,例如开心,激动,失望等情绪。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平日里从不脱离集体的人最近总是不见人影。神出鬼没,神龙见首不见尾,神……总之,综合以上几点,宿舍三人总结出,她们的四儿,恋!爱!了!

对此,宿舍三人表示十分愤怒!三人从大一到大三,共同经历了许多风风雨雨,不是家人胜似家人。而她们的四儿居然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脱团了!这让宿舍三人十分生气╰_╯

不论这个妹夫是谁,必须请他们吃顿好的平息他们的怒火!因此,抱着吃大户的想法→_→宿舍三人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抓住经常消失不见的四儿开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宿舍大会。

秦凉不明所以的看着严肃的三人,目光中带了些疑问。这是怎么了,大晚上的不许她睡觉也不说话,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盯着她看个没完。

三人看着秦凉一副迷茫的模样,惦记着大餐的三儿最终没忍住,开口问道“说你是不是背着我们交男票了?”三人这样一开口,秦凉更加迷茫,突如其来问她是不是交男朋友……究竟是闹哪样?

三人见秦凉这样,以为她打算装傻。老二一拍床板,厉声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秦小四儿你就招了吧,党和人民会原谅你的错误的。”这话说的义正言辞,让正在喝奶的四儿差点把牛奶喷出来。

这这这,这是什么鬼!?

见她咳得厉害,和她住在一边的老大递来一张纸巾。秦凉感动的热泪盈眶的接过纸巾,谁料,沉默了许久的老大也开口说“早认了何必受这种罪。”语气竟然颇为怜悯。

秦凉:……

承认个鬼啊!她没有男朋友怎么承认,秦凉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也不理会其余三人直接趴在床上装死。

就在这个时候,秦凉的电话嗡嗡的响了起来。宿舍已经关了灯,原本只有从窗台洒进来的月光照亮,秦凉的电话一响为本就没有多大的宿舍增添了许多光亮。

秦凉看着来电显示有些晃神,下意识的看了看时间,想不明白为什么吴朝雍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宿舍的三人见她这幅神态,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将全部心神集中在电话上的秦凉当然没发现她们私底下的小动作。

“睡了吗?”吴朝雍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他的音量很低,这让他声音中那种独特的金属感更加强烈。秦凉嘴角扬了扬,手指不自觉的骚弄着床单,仿佛这样就能抵制住她心底的小欢喜。

“还没有。”她回答,语气顿了顿问“你喝酒了?”虽然是问句,可她的语气里并没有多少疑问。秦凉真正想问的并不是他有没有喝酒,而是喝了多少。显然吴朝雍明白了秦凉的言下之意,回答说“喝了一点,不多。”

秦凉听了,自然而然的说“那……不要自己开车了,注意安全。”电话那端的吴朝雍因为这自然的关心略微觉得心暖,脸上的表情瞬间柔和了许多,就连声音也软了下来。他回答“好。”

听了吴朝雍保证似得回答,秦凉不知怎的就红了脸。她并没有说话,电话那端的吴朝雍也没有说话,两人之间静默了下来。可这种静默并没有让秦凉略微慌乱的心情平静下来,反而让她更加不知所措。就连呼吸声都轻了几分,生怕对方听出她的不正常。

自从上次去了他们学校,她和吴朝雍的关系越来越好,甚至比重生前他们关系最好的时候还要亲密几分。这种突如其来的情况让她的内心久久没有办法平静,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在吴朝雍看似冷漠的外表下居然是这样温和的人。

“还说没有男朋友,这一定是那个奸夫打来的电话!不行你得让他请我们吃饭,吃的满意了我们才同意他是我们的妹夫。”三儿十分激烈的声音打破了刚刚的平静。秦凉听了三儿乱七八糟的话恨不得一头撞死三儿那只吃货,现在的秦凉想也不敢想电话那头的吴朝雍会那张愕然的表情。

秦凉这头刚想装死的挂掉电话,那头吴朝雍就开口说了话。他说“好,想去哪里我请客。”听了吴朝雍的话,秦凉囧了一下。他这是间接承认自己是奸夫吗?还不等秦凉胡思乱想完,吴朝雍就打断了她的幻想“算是庆祝你成为我最优秀的实习生。”

好吧,是她自己想太多。

两人聊的差不多,互道了声晚安便挂了电话。放下电话后,看见的就是三儿那双闪亮的仿佛会放光一样的眼睛,给秦凉吓了一跳。还不等秦凉说话,急性子的三儿就说“我可听见了,他说地方随我们挑。”秦凉见状再次白了她一眼,也不理会她,翻了个身打算睡觉。

三儿也不生气,反而自己嘟嘟囔囔的说“咦,怎么这奸夫的声音这么耳熟呢。”老大目光闪了闪,她和秦凉两个人头挨着头睡,刚才的来电显示她自然也看得清楚。何况距离这么近,那边的说话她听的真真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