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1 / 2)

秦凉转过头,果然看见正站在他们身后的吴朝雍。吴朝雍此时的目光没有放在秦凉身上,而是看着依旧一脸愤怒的穆桐。

吴朝雍这个人,平日里没有什么表情,谁也看不出他究竟是个什么情绪。也是因为这样,许多人猜不透他的心思,因此对他比对其别人更加小心三分。最开始穆桐见到吴朝雍的时候,还气愤的瞪着吴朝雍,可等他见到吴朝雍的目光时,整个人不由得瑟缩了一下。

吴朝雍的目光倒是没有什么戾气,甚至没有什么情绪存在。可就是这么一双眼睛,让人看不透又觉得十分压抑。在这样的目光下,仿佛就连呼吸都应该放轻一些,以免惹得他不快。

秦凉倒是没有理会穆桐的瑟缩,见到吴朝雍以后先是因为刚刚说的话脸红了一下。后又自我安慰的想,吴朝雍应该没有听见她的话。这样一想,就觉得这种可能性还是蛮大的,心情倒是也不那么纠结了。

这时候她才注意到吴朝雍和穆桐之间的气氛十分不对劲儿。秦凉觉得今天的事情已经闹得够大了,还是不要继续闹下去比较好,于是问吴朝雍“吴哥,你怎么来这里了?”

即便是要找她不是也应该先给她打个电话吗,怎么会来的这么突然而且还一抓一个准。吴朝雍也明白秦凉的意思,当下没说什么就收回了目光说“最近期末。”

秦凉:……

所以吴哥你是料定了我会在图书馆临时抱佛脚吗?

吴朝雍见秦凉的表情就知道秦凉在想些什么,倒是难得的笑了笑。过后问“吃了吗?”听了吴朝雍的问话秦凉飞速的摇了摇头,其他人都已经吃过了,不过她因为不饿所以一直没吃。不过吴朝雍这么一问,她还觉得有些饿了。

“吴哥你要请我吃饭吗?”总不会是特意问一句吃了吗,然后掉头离开吧,囧。吴朝雍见她对他的态度比以往都自然了许多,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嘴上“嗯”了一下算是答应。

秦凉得到吴朝雍肯定的回答,笑了笑说“不过你要等一下,我要带老大去一下医务室。”老大哪里肯打扰两人的相处时间,连忙说“没事没事,老二和三儿陪我去就好。”一边的老二和三儿也赶紧跟着点头。吴朝雍却说“一起吧。”

他这样说就等于拍板定案,老大倒是不好继续拒绝了。于是被她便被老二和三儿搀扶着一瘸一拐的走向医务室,秦凉和吴朝雍跟在身后。秦凉见老大这样子,对穆桐的愤恨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老大认识秦小凉已经三年了,对秦小凉的熟悉高到只要她一张嘴,老大都能知道她中午吃的什么食。她一见秦凉这表情,就知道秦凉肯定因为她动怒了,说不准还得找机会报复回来。这道不是老大瞎猜,秦凉的性格就是这样,吃了点亏要是不报复回来,容易被这个亏噎死。这么想着,她赶紧劝“我什么事也没有,就是摔下来的时候腿不小心碰到桌子上了,你就甭在那瞎折腾了。”

秦凉撇了撇嘴,也不接她这话茬。一直默不出声的吴朝雍闻言,眼神闪了闪却也没有说话。

陪着老大来到了医务室包扎一下,又送老大回到了宿舍,秦凉便快快乐乐的跟着吴朝雍出门吃饭去了。老大见她跟小鸟似的跑了出去,吐槽“果然是春天到了!”当然这句话秦凉已经听不见了。

秦凉跟着吴朝雍走到了校外,见他带着自己去找车当下有些懵。她以为两人只是在学校周围凑合着吃一口,毕竟两人都很忙。不过看起来吴朝雍却不是这样想的。

“我们去哪里吃?”秦凉坐上了车,便开口问吴朝雍。吴朝雍却没有回答,专心致志的开着车。秦凉见他目标明确的样子,就不再多问,反正吴朝雍总不会把她卖掉。

吴朝雍一直没有说话,车上的气氛有些闷,因为熬夜学习已经几天没有好好睡觉的秦凉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终于到达目的地,吴朝雍转头看着睡得没有一丝防备的秦凉,却不忍心叫她起来。他用了那么久的时间,才终于让秦凉可以这样毫无防备的睡在他身边,这个时候他又怎么舍得将她惊醒?

说起来可笑,他对于任何事情都很有天分,唯独学不会怎么和秦凉相处。他用了三年的时间了解了秦凉的喜好,读懂了秦凉每一个表情下的含义。可他仍然不知道,该如何接近秦凉。他想,如果不是秦凉主动走进了他的生活,有可能这一辈子都只是一个沉默的暗恋者,甚至秦凉到老也不知道,有那么一个人喜欢着她。

虽然秦凉总是用莫名其妙的愧疚眼神看着他,可这都无所谓,不论什么原因,她终于一步步走到了他的身边。他会抓紧这个机会,离秦凉越来越近。他相信最终,二人将不可分割。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会这样喜欢她,喜欢到不敢动不敢碰,生怕她化作一缕烟尘,就此在他身边消失不见。可偏偏又希望接近她在接近她,让她在距离自己最近的地方,恨不得每分每秒都见到她才好。

吴朝雍盯着秦凉的睡颜出神,车子里安静的美好,可这份美好却被一段铃声打破。吴朝雍见秦凉睫毛微微动了动,心知她要睡醒,于是快速的别过眼,一本正经的接了电话。仿佛刚刚一直在偷窥的人不是他一样。

秦凉睡醒时,就看见吴朝雍完美的侧脸。吴朝雍在和谁打着电话,却没怎么回话,偶尔回答也只是用“嗯,啊”来应付。秦凉见状,闭着眼睛揉了揉自己的脸,让自己快速清醒。她以为吴朝雍并没有注意她,却不想偷偷关注她一举一动的吴朝雍将她所有的小动作都收入眼底。

见她把自己的脸弄成各种奇形怪状的模样,吴朝雍嘴角微微上扬了些。而后听见电话里又说了些什么,吴朝雍却是无心应付,说了句“我们这就上去。”便挂了电话。

一边正在揉脸的秦凉听了有些懵,这次吃饭不是她们两个人么?大概是秦凉的表情太明显,吴朝雍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想法说“还有几个我的朋友。”语毕,便率先下了车。秦凉见他下车也晕晕乎乎的跟了下去。

一路上吴朝雍都没有说话,秦凉则还有些迷糊,大脑一片空白。直到二人已经走到预定的包厢门口,秦凉才想起来事情的反常,拽了拽吴朝雍的衣袖开口问。吴朝雍当她见陌生人紧张,于是摸了摸她的头算作安慰。

秦凉有些愣神,便没看住吴朝雍让他推门而入。留下秦凉在门口石化,她只是想问一问为什么要带她来见他的朋友而已。现在在众人瞩目之下,显然不是问话的好时机。这样想着,秦凉整理了一下思绪便跟着吴朝雍走了进去。

走进去后秦凉先是打量了一下房间里的三人,这三人她倒是认识。不过是上辈子认识,甚至还比较熟悉。三人均是吴朝雍的好友,其中一个还是他得力的下属。秦凉时在不明白,吴朝雍找自己来见这几个人是什么意思。

跟着吴朝雍坐了下来,她就听见坐在吴朝雍另一边的人开口说“呦,这就是秦温的妹妹吧,今儿可算见着了。”说话的人一头短发,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清爽干净,说的话也是直率的很。上辈子他倒是没少帮主秦凉,如今想起来除了看在她哥哥秦温的面儿上,大概更多是因为吴朝雍。

秦凉在前世就对他存了几分好感,当下自然也愿意和他装乖卖巧,于是对着他笑了笑说“陆哥要是想见我,可以直接找吴哥啊。我在哪里,他总是知道的。”说着还对吴朝雍皱了皱鼻子,像是一个不满哥哥看管的小妹妹。秦凉这样说,既拉近了这辈子和她从未见过面的陆冀的关系,又恰到好处的体现了她和吴朝雍的亲密。

吴朝雍见她这样毫不掩饰和自己亲近,心里十分欢喜。虽然她的亲近更多是把他当做哥哥一样,可也是让他开心的不行。一旁的宁染见自家兄弟这没出息的样子,恨不得伸手拍死这个棒槌。这点小事也值得高兴一下子,吴朝雍还真是没救了。

这样想着,宁染心里不痛快起来,眼睛盯着秦凉,脸上却露出一抹笑容问“你既然认识陆冀,那认不认识我?”秦凉见他问话,对着他也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只是这个笑容就不如刚刚那个真诚,仔细一看甚至还有些阴森。

秦凉说“认识当然认识,宁染哥哥嘛。我哥哥经常说遇见了你一定要距离你远一些,因为你这个人好色花心的很。”这样说着,秦凉的眼神在宁染那张过于俊美又带些风流的脸上扫了一圈说“现在看来,果然哥哥永远是对的。”

她怎么会不认识宁染呢,前世这家伙可没少借着他的好女人缘在背后折腾她。导致只要一见到他,秦凉就只会做两件事:沉默和嘲讽。

在座的人显然都没想到刚才还邻家女孩模样的秦凉这会竟然刁难起人来,可是看着宁染不怎么好看的脸色他们怎么都觉得那么爽呢?尤其是吴朝雍,竟然没有半分制止秦凉的意思。

宁染见了吴朝雍放之任之的模样,只能磨牙,心想以后在收拾你这个丫头片子。

暗恋人的吴朝雍

秦凉和宁染多多少少也相处了三年,自然知道宁染的想法。她倒是不怎么害怕,反正宁染也不敢真得动她。

“秦小姐好,我是吴氏员工白跃飞,很高兴认识你。”白跃飞见宁染气的不行,最终起身对秦凉做了自我介绍。他的并不认为秦凉会认识他,毕竟他的出身不必前面两位,和这位秦小姐也不是一个圈子的人。

秦凉看着带着无边眼镜的白跃飞说“白哥,幸会。过几个月我可就是吴氏的实习员工了,到时候还得麻烦你多多关照。”白跃飞见秦凉这样说,倒是有些受宠若惊。他们在座的几人倒是都知道秦凉回到吴氏当实习生的事情,吴朝雍这次带秦凉来见他们也存了几分让他们以后多加照顾的意思。

这样的富家小姐,又有这样的关系,哪怕在吴氏谁也不去理会也可以混吃等死直到实习结束。就算如此,也会有许许多多的人上赶着伺候她。白跃飞倒是没想到这秦凉倒是好心性,对着自己这个没什么家世只拿一份工资的人也这样客气,对比起陆冀也不见疏离。而且……和宁染比起来,似乎对他的态度更好些。

心思转了十八个弯,白跃飞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只是对秦凉的笑容也从疏离客气变得有几分真心。秦凉也不多说,她对白跃飞也是了解一些的,毕竟前世她还和白跃飞做过一段时间的搭档在吴朝雍身边工作。

白跃飞这人聪明有手段,唯一一点不好就是脑袋里弯弯绕绕太多。不过好在对待朋友,白跃飞还是很真诚的,不然秦凉每天看着他动脑筋算计人,烦都要烦死了。

秦凉这个人从来看中的就不是家世,而是看和不和她脾气。不然上辈子也不会要死要回的非看准了穆桐,虽然后来事实给了她沉重的一击,证明了她眼瞎。

这个时候她倒是有些理解吴朝雍带她来这里的心思了。白跃飞就不必说了,在吴氏那也算是个人物,她以后去了吴氏自然需要不少白跃飞的照顾。而另两个人虽然不在吴氏,可他们自身家世可观也都是商场上不可多得的人才。遇见什么问题,也许他们还能帮上忙。在商场上,多认识一个人总是好的。

猜透了吴朝雍的心思,秦凉心里涩涩的,说不出心里什么感觉。她去吴氏只是当一个实习生而已,吴朝雍却为她铺了许多路,生怕她惹了什么麻烦或者在他不注意的时候被人欺负。她哪里那样好欺负呢?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