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节(1 / 2)

“收拾好了?”他问,语气自然的很,甚至走了进去帮助秦凉检查了一下她有没有东西忘在办公桌上。

秦凉见别人都有意无意的看着她,当下也顾不得许多,拽着吴朝雍快步走出了办公室。吴朝雍自然也感受到别人的目光,可他早就已经习惯了这些,也不怎么在意。

他被秦凉拽着走了好一会,才感觉秦凉的步伐慢了下来。然后他就听见秦凉的声音“你怎么来了?”吴朝雍低头,看着秦凉那张过分漂亮的脸,确认她这句话只是单纯的询问并没有抱怨的情绪后才开口回答“接你下班。”

听了吴朝雍的话,秦凉笑嘻嘻的说“你要做我的专属司机吗?”吴朝雍闻言却沉默了下来。秦凉还以为她已经把吴朝雍调戏的沉默不语,心里暗自得意。谁知过了一会吴朝雍十分认真的说“我有司机。”

秦凉:……

调戏吴朝雍什么的,果然亚历山大。也许是秦凉的脸色真的不太好看,于是吴朝雍沉吟了片刻说“要不然今天我开车?”

秦凉:……

这并不是谁开车的问题好吗?秦凉长长的叹了口气,便不在说话了。吴朝雍明显的感受到了女朋友的情绪低落,却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些什么。

吴朝雍和秦凉二人离开后,办公室里炸开了锅,大家三五成群的讨论着两人的关系。唯独于笑笑独自坐在办公桌前,双眼迷离的想些什么。过了一会便拿起手机,悄悄地发了条信息。

对于办公室发生的一切,秦凉和吴朝雍二人一无所知,坐上了车便回到了秦家。两人一路无话,吴朝雍并不擅长和女孩子交流,也不知道该如何讨女孩子喜欢。而秦凉则是该沉浸在刚才的打击中,心中正在纠结是放弃□□呢?还是应该锲而不舍一往直前呢?

还没等秦凉想出个结果,就已经到了秦家。秦凉下了车,却见吴朝雍坐在车里一动不动,于是弯腰看着吴朝雍问“你不到我家坐坐么?”

吴朝雍见秦凉态度自然,好像并没有生气的样子,心里顿时松了口气。面上却依然云淡风轻的说“不了,家里人还在等着我。”虽然他也很喜欢和秦凉一起吃饭,可恐怕家里的人这会正盼着他回去呢。

果然吴朝雍一开门便看见了全家都守在客厅里等着他,吴朝雍的脚步略微停顿,迎上了众人的目光。最先开口的是吴妈妈,吴妈妈见到了吴朝雍却没理会他,而是伸着脖子往吴朝雍后面看,看了半天见没有其他人便有些失望。另一边的吴朝穆则是直接问“我未来嫂子没跟你一起来?”

吴朝雍坐在了沙发说“她回秦家了。”吴妈妈见状有些失望,叹了口气说“哎,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把儿媳妇给我带回来。”也不怪她着急,明明她儿子又帅又聪明,可这些年却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好不容易现在有个女朋友了,却总是躲躲藏藏不让家里人看一看。这样一想,又看了看一边的小儿子吴朝穆。

虽然吴朝雍和吴朝穆是兄弟两人,可性格却完全不同。吴朝穆简直就是吴朝雍的反义词,从小就特别喜欢往人多的地方凑,一张嘴也总是说个不停,就连女朋友都是换了一个又一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一个定下来。这样想着吴妈妈由叹了口气,那模样简直为了两个孩子操碎了心。

吴爸爸倒是没说什么,见吴妈妈不开心便搂着吴妈妈离开了。吴朝穆见自家父母离开,一下子就欢实起来。朝吴朝雍的方向坐了坐问“是不是还没搞定我未来嫂子呢?”吴朝雍撇了撇自家弟弟,懒得理会他。吴朝穆从小到大一直看着自家哥哥的冷脸,也早就习惯了他这付样子,倒是一点也不在意的继续说“对付女生我最拿手了,要不我教你两招?”

吴朝雍仔细的想了想,吴朝穆虽然每个正行,可对付女孩子确实很有一套,至少比起吴朝雍来说好了太多。想了想今天两人不太愉快的气氛,吴朝雍居然觉得这个馊主意也不错。

吴朝穆见自家哥哥意动,更是不遗余力的劝说。最后也不管吴朝雍同不同意,直接开始对吴朝雍进行和女生相处的科普并且替吴朝雍出起了主意来。吴朝雍一边听着自家弟弟出主意,一边想着哪些比较合适他和秦凉。

而另一边的秦凉却并不知道这一切,开心的和家人吃了一顿晚饭后就回房间用功去了。虽然有上辈子的记忆,可该努力的还是要努力,不然总指望着金手指爆发而不去努力会让她养成依赖。何况,金手指总有不灵的时候。

她能明显的感觉到,重生之后有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这更加让她不敢事事都依仗着重生的“先知”。

可秦凉却没想到,这变化来的这么快。

抽风的吴朝雍

第二天一踏进办公室,秦凉就看见放在她办公桌上那束红色的玫瑰花。那束花打的跨让,占据了她本就不大的办公桌上所有的位置,让办公桌看起来更加拥挤,精显出几分凄凉来。

秦凉抽了抽嘴角,大步走了过去,在花束中寻找卡片。心中还想是谁这么不会挑礼物。这束花虽然很大,可却十分的不方便。可当秦凉找到卡片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这束花竟然是吴朝雍送的。她看着红色心形卡片上苍劲有力的字,她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她是在不明白吴朝雍这么突然在闹哪一出,还是受了什么刺激让他神经错乱了。这是高冷男神秒变男神经的节奏吗?

秦凉看着其他人装作不在意,可有意无意看向她的样子,最后把玫瑰花放在桌子下面准备开始工作。其他人见状也知道从秦凉这里问不出什么问题,倒也什么都没问。只有于笑笑,看似好奇的问了句“小凉,这么大的花谁送给你的。好浪漫啊。”秦凉见她一脸的探究,觉着她指不定想着什么坏主意,也懒得理会她。

于笑笑见秦凉不理她,脸色僵了僵。过后就一脸委屈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上。秦凉嗤笑,却是看也不看她一眼。上辈子秦凉被于笑笑坑只是因为她真心把于笑笑当做朋友,没有防范于笑笑。可其实按着于笑笑那点伎俩,秦凉还真不把她放在眼里。那恶心人的伎俩对于秦凉来说,真的没什么用

接下来几天,每天秦凉每天都能收到一束花。秦凉从一开始的惊讶到后来也已经变成了习以为常。她也不是没有劝过吴朝雍,秦凉到现在还记得当时吴朝雍淡淡的说“可是我连续定了一周的花。”当时秦凉的脸色就变的惨白惨白的,可吴朝雍仿佛没看见似的补了一句“钱已经付了,退不掉。”

秦凉:……

所以人家是承包鱼塘,你是承包花店吗?果然是真土豪无双,订花都是以周为单位的!

一周以后,订花风波终于告一段落。可秦凉居然在公司里见到两个意想不到的人。

秦凉看着着装优雅笑容甜美的容清清,以及她身后换了一身名贵西服看起来人模狗样的穆桐,一时之间竟然没反应过来。相比于秦凉的震惊,两人的表情就显得平静了许多,显然是早就知道她在这里工作。几个人就这样互相看着,最后还是容清清先开口说了话“听说秦小姐嫌贫爱富,看不上穆桐是个穷小子。现在见到穆桐有这样好的前途,也不知道秦大小姐会不会后悔。”

听了她的话,秦凉愣了愣。她这是在炫耀?可是怎么看怎么不像呢,秦凉倒是觉得她的语气略微有些奇怪啊。秦凉隐藏着那种怪异感,笑着回了两个字“呵呵。”这种靠女人的小白脸,她秦凉为什么要后悔,就算她后悔那么后悔的也是为什么上辈子就瞎了狗眼看上这个男人。

上辈子这个时候,秦凉不是在和家里做抵抗就是正在走投无路,可穆桐却已经和容清清勾搭在一起了。上辈子她就奇怪容家为什么会这么器重穆桐,可本着“她看上的都是好的”的奇葩心里,她也没有追究。现在想想,秦凉只想喷自己一脸血。

容清清和穆桐听了她这种近似敷衍的嘲讽式回答,两个人的脸色变了变。最后还是容清清冷哼了一声才昂首挺胸的离开,穆桐跟在容清清身后显然神色挣扎,可见秦凉理也不理会他,最后还是和容清清离开。容清清面上看起来倒是不受半点影响,该做什么做什么,可心里却有些好奇这二人找吴朝雍能有什么事情。

秦凉这边想着,却发现似乎有人一直盯着她看。等她抬起头的时候发现竟然是于笑笑,秦凉脑海中瞬间闪过了什么,可却没有抓住。于笑笑见秦凉发现了她的目光倒也不躲不闪,反而对着秦凉露出一抹笑容。她本以为秦凉不会理会她,可没想到秦凉也对她露出一抹笑容。可不知道为什么,于笑笑心里却觉得有些毛毛的。可很快于笑笑又压下这种情绪,她并不认为秦凉这种大小姐真的能把她怎么样。

秦凉看着于笑笑的来回变换的脸色,被渣男渣女膈应了一下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当下也不理会于笑笑,开始全心投入工作。

容清清和穆桐两人并没有在吴朝雍的办公室呆很久,只是两人出来时表情却截然不同。容清清显然一脸喜意,可穆桐的脸色并不好看。见到他们这样明显的差别,秦凉倒是有些好奇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大概是因为心情好的原因,容清清出来后倒是没有为难秦凉,穆桐也是脸色铁青的离开,没有在秦凉面前停留。这倒是让秦凉松了口气,虽说对付两个人简单的很,可是她也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这两个人的身上。

中午的时候,吴朝雍居然来到销售部找秦凉。这倒是让秦凉挺惊讶的,虽然两人上下班都在一起,前几天吴朝雍甚至抽风似的给她送了一周的花,可是两人在公司里的接触其实并不是很多。秦凉想了想上午突如其来的容清清,心里算是有了大概。

两人在附近的饭店吃了饭,吃的秦凉胃口大开。虽然吴氏的员工食堂很良心,可是在良心那也是食堂饭,秦凉并不喜欢。吴朝雍见秦凉吃的开心,心情也不自觉得好了起来,这心情一好倒也多吃了几口饭菜。两人吃饭的时候谁都没有说话,直到吃完了饭吴朝雍才提起今天上午的事情。

“明天容老爷子大寿,容家邀请我,你陪我去?”秦凉听了冷哼一声,扬了扬下巴说“人家请的是你,我跟去干嘛?”她怎么不知道吴朝雍和容家关系这么好,上辈子两家虽然是算不上针锋相对,可关系真的是不怎么样。一想起容清清从吴朝雍办公室里出来的样子,秦凉心里就是不舒服。至于脸色不好的穆桐……这个时候秦凉根本就没想起来他。

吴朝雍似乎早就预料到秦凉的态度,有心想说些什么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于是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秦凉,看的秦凉有些不自在。吴朝雍的目光向来淡淡的,可若是他一直盯着一个人看的时候就会给人产生十分巨大的压力,即便是已经习惯了的秦凉也有些受不住。顶着他的目光片刻,最后秦凉还是屈服在恶势力之下,弱弱地说“看什么看,大不了我就去一次呗。”

本来还想着怎么说服她的吴朝雍,不明白怎么这会功夫她就变了主意。不过不管为什么,他对这个结果十分满意。

炫妻狂魔吴朝雍

容家的宴会十分华丽并且声势浩大。秦凉虽然是圈子里面的另类,不经常出现在这种场合中。可是宴会多多少少也是要参加的,因此她倒是一点也不露怯,反而带着几分从容。吴朝雍见她如此,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竟然难得露出些笑容。

秦凉挎着吴朝雍的手臂,看着穿梭在宴会的男男女女。她们每一个都锦衣华服,带着不怎么真诚的笑意,怀着各自的小心思和周围的人聊着天。他们身上的名牌首饰偶尔在灯光的照耀下晃得人睁不开眼,给这个宴会更增添了几分奢华。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