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节(1 / 2)

吴朝雍:……他怎么觉得那么委屈呢?可是看着秦凉捧着比她脸还要大一点的碗吃着馄饨的模样,吴朝雍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说什么呢?只要她开心就好了。

秦凉吃完了馄饨,把碗仍在一边继续开始工作。吴朝雍:……他这是被人忽视了吗?秦凉用行动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案。吴朝雍看着秦凉又埋头在工作中,只能叹了口气默默离开。

等到秦凉在次抬头的时候,已经不见了吴朝雍的身影。也不知怎么的,已经住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房间,竟然让秦凉觉得而有些孤单。吴朝雍并不知道秦凉的惆怅,回到了家又是欣慰又是心酸。

他喜欢的人正在努力成长,可在成长的时候似乎有点太努力了,一不小心把他忘记了。该怎么办呢!?

第二天一早,秦凉眼尖的发现吴朝雍的脸色不太好。她小心翼翼的看着吴朝雍,过了许久之后还是没忍住开口问道“怎么了?”吴朝雍看着自己未婚妻迷茫又小心的模样,梗了一口气说“没什么。”秦凉见状眨眨眼,又眨眨眼。哦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坐在车上认真的看起文件来。

吴朝雍:……他的存在感是不是有那么低!

完全没有明白吴朝雍正在跟自己怄气的秦凉,一脸急切的走回了办公室,留下吴朝雍望着她的背影发呆。

秦凉在办公室里准备了一下,就决定起身去容式。于笑笑见状问了一句“你是要出门谈业务吗?”秦凉看着于笑笑一脸好奇的模样,却是理也不理抱着文件直接离开了,留下一脸受伤的于笑笑在风中凌乱。

办公室的人见了也不多说,彼此之间换了个眼神便装作若无其实的工作,仿佛没有看见于笑笑一脸受伤的模样。于笑笑红着眼睛,暗地里却咬紧了牙齿,心里咒骂办公室人冷漠。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竟然没有人肯出来帮忙说句话,甚至没人安慰她一句。

秦凉在前往容式的路上,想着于笑笑此时此刻的憋屈心里爽快的不行。她也是这辈子才发现于笑笑在办公室的人缘是真的差到不行,甚至还不如她这个重度被观望者。不论因为什么,在一个偌大的办公室却一个说的上话的人都没,这就足以证明她本身就有点问题。可秦凉上辈子愣是傻傻的没看出来,这样一下秦凉在一次骂自己的愚蠢。

走神了一会,她就已经到达了容式的大门外。

心情不好的秦小凉。

容氏无论比起秦氏还是吴氏都简陋了许多,可在其他人眼里也足够富丽堂皇。秦凉走进吴氏大厅,直接走到接待处。

秦凉对笑容温和的接待人员报出自己的来意,并且确定了自己有预约。接待人员确认后,引着秦凉走进容氏内部。秦凉跟在接待人员身后,有些惊讶的眨着眼睛。她还以为她会吃个一次两次闭门羹,没想到还挺容易的。

容清清大度到不和她计较?那怎么可能!难道是容清清不知道?秦凉抱着疑问跟接引人员走到了办公室大门外。秦凉走进办公室后,却没有见到她打算见到的人,反而见到了她最不想在容式见到的人——容清清。

“恭候多时,秦小姐。”想必秦凉的惊讶,容清清显然淡定许多。秦凉立刻明白容清清是故意在这里等着她。面对容清清这个前世今生的愁人,秦凉时在没有什么心情和她寒暄,于是也不绕弯子直接问“是容小姐和我谈生意吗?真是意外。”要知道容清清才20岁,刚刚上大学的年纪。

容清清听到秦凉的话愣了愣,她以为秦凉会像上次一样对她冷嘲热讽,可没想到她却直奔主题。“当然不是,我现在还没有接手家里的生意。”秦凉听了容清清的话,想也不想的开口说“那就请容小姐找一个能和我谈生意的人,多谢容小姐。”

“当然可以,不过在那之前我想耽误秦小姐几分钟时间。”容清清眼睛眨不眨的答应了下来,痛快的很。对于她的痛快,秦凉却严肃的拒绝了。“抱歉容小姐,在工作时间我并不想谈论任何工作以外的事情。”说到这里,秦凉的语气顿了顿,扬起了笑容说“如果想在私人时间见到我,请预约。”

看着秦凉笑的得意,容清清不可置信的瞪着秦凉,胸口一起一伏的。看样子气得不轻,不过这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秦凉这样想着,但却不想在和容清清继续纠缠下去了。容清清现在也不过20岁,说起来也不过是一个还没有踏入社会的学生而已。和容清清吵架胜利是在不能让秦凉多开心,反而觉得索然无味。

这样想着,秦凉继续说“既然今天我约的人不出现,那么我只好改日再约。容小姐再见。”说着还对容清清笑了笑,干脆利落的转头,打算离开。

只是……谁能告诉为什么和她预约的容晨和会在她身后?

男人手里端着一杯咖啡,倚着门框看着秦凉和容清清的一举一动。他来的悄无声息,秦凉竟然丝毫没有发现他的存在。秦凉见他笑的惬意,忍不住黑了脸说“荣先生的出场方式真是……别具心裁。”

听了秦凉的挖苦,容晨和不但没有不悦,反而很微微勾起嘴角笑了笑。秦凉看着悠然自得的容晨和,又看了看依然还在生气的容清清,心里觉得容家人真是讨厌的很。容清清是,容老爷子是,这个容晨和也是。

就在秦凉以为容晨和不会在说话的时候,他居然开口了。他倒是没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废话,而是说“十分抱歉,今天不方便和秦小姐谈生意。我们改日再约。”秦凉倒是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优柔寡断的男人为人处世竟然这样干脆利落,倒是和他的外表很不一样。不过……这应该是送客的意思?

秦凉内心吐槽着,面上却不漏声色,对着容晨和笑了笑说“好的荣先生,我十分期待我们的合作。”语毕,收敛笑容离开了这里。

容晨和见秦凉离开,脸上的笑容立刻沉了下来盯着容清清。容清清见自家堂哥如此,内心有些害怕。她吞了吞口水,身子也微微向后瑟缩着,就连刚刚的愤怒都忘记了。容晨和见容清清如此,冷笑了一声说“可以出去了吗?堂妹。”容清清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敢说就离开了。

秦凉离开了容氏,不怎么开心的回到了办公室。工作没谈成,还浪费了那么多时间。秦凉真是想不通容清清脑袋究竟是让什么给挤了,会想要找她“谈一谈”,用的还是这种办法。

于笑笑见秦凉一脸的不高兴,就知道她生意没有谈成。心里笑的开心,有心上前“安慰”两句,可又怕了秦凉的脾气,想了很久终究放弃了想法。

秦凉的坏心情一直到下班也没有改善。吴朝雍见状便知道生意没有谈成,开口安慰“谈生意这种事情是急不来的。”吴朝雍的声音很好听,让秦凉那颗烦躁的心情宁静了下来。秦凉把头靠在吴朝雍的肩膀上蹭了蹭什么都没说。吴朝雍知道秦凉心情不好,可他向来不会安慰别人,于是只是用手顺着秦凉的头发,给她一些安抚。

其实秦凉心里明白万事开头难的道理,也明白心急吃不到热豆腐。可不知道怎么的,面对容家人她心里就有一种抵触。难道是因为上辈子的事情?秦凉这样想着,立刻摇了摇头把这个原因给pass掉。

她当然会因为这件事情讨厌容清清,可对于现在的秦凉来说,自然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耽误她工作。因为穆桐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何况虽然抵触容家人,可她更加抵触那个笑的如沐春风的容晨和。容晨和虽然外表看起来温和,可去让秦凉觉得十分危险,想要离他越远越好。

“吴哥,你说……容晨和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秦凉想了想,还是想向吴朝雍确定一下自己的第六感。吴朝雍听了秦凉的问话,眸色深沉。他家未婚妻纠结了这么久,是在纠结另一个男人!?这还真是一个不怎么令人高兴的事情。

秦凉不知道吴朝雍的想法,却被吴朝雍盯得有些发憷。可她偏偏没有心虚的移开视线,反而用那双吴朝雍爱极了的眼睛直视着吴朝雍,眼底尽是对他的信任。

吴朝雍看着自家未婚妻仰着头看着自己,红唇轻启,双眸含水。仿佛正在对他进行某种邀请。吴朝雍在心里嘲笑着自己的懦弱胆小,既然想要,又何必拒绝内心深处的骚动?这个小女人,已经是他的未婚妻了不是吗?

这样想着,吴朝雍拉过秦凉,低着头狠狠的吻了下去。

秦凉看着吴朝雍瞬间发大的俊脸,下意识的屏住呼吸眨了眨眼睛。前面的司机不断地从后视镜中看着两人,从吴朝雍沉醉的面庞看到秦凉惊讶的神色。心里赞叹了一下两人真是相配,而后又装作若无其事的开车。

春天到了

当秦凉终于明白吴朝雍在做些什么的时候,吴朝雍已经从内到外,十分深入在秦凉的口腔中扫荡了一圈。秦凉瞬间红了脸,下意识的闭嘴,可却正好含住了还呆在她空中的,属于吴朝雍的舌头。

秦凉的脸瞬间爆红,这下张开嘴也不是,闭上嘴也不是。她听见吴朝雍仿佛轻笑了一声,然后将她抱得更紧一些,可动作却轻柔了许多。

过了许久,他终于放开秦凉,帮助秦凉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在她嘴角轻吻了两下说“你到地方了。”

整个人都傻了的秦凉这才反应过来,立刻推开吴朝雍。用生平最快的速度下了车,逃似得回到了自己家里,仿佛后面有什么洪水猛兽。对于秦凉的反应吴朝雍倒是很不介意,看着她安全的回到了自己家,吴朝雍便离开了。

前面的司机一本正经的开着车,心里却在想着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哎,少爷大了,竟然也到了会耍流氓的年纪了。今天的事情回去一定要和老爷夫人说一说,照这样发展下去看来距离老爷夫人抱孙子也不远了!

吴朝雍并不知道自己的司机早已经被他父母收买,还在回味着刚刚所发生的一切。等到他回家后,秦家人发现今天的吴朝雍心情特别的好,也特别的好说话。而秦家人则发现秦凉心神不宁,匆匆吃了两口饭就回到了房间。

第二天秦凉见到吴朝雍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太自然。吴朝雍仿佛没看见秦凉的不自在,该做什么做什么。秦凉属于典型的记吃不记打,过了片刻就忘记了之前的教训,也精神奕奕的开始研究起了工作。吴朝雍余光撇到秦凉认真的模样,嘴角微扬。

在秦凉快要下车的时候,还是被吴朝雍按着亲了一会。这次倒是没有昨天那样的强横,温和柔情了许多。被吴朝雍放开后,秦凉假装瞎子的司机,又恶狠狠的瞪了瞪吴朝雍。只是秦凉红着脸,瞪着一双水汪汪大眼睛的模样,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反而看一起来一脸的春意。吴朝雍觉得秦凉大概是欲求不满,于是又在她的唇上磨蹭了一会。

秦凉:果然恋爱中的人都会患有肌肤饥渴症是吗,连吴朝雍也不会例外TAT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