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节(1 / 2)

吴朝雍本来以为秦凉只是郁闷一下便算了,毕竟秦凉的性格让很少去想那些烦恼忧愁,可吴朝雍没想到秦凉这次却这样严重。工作中经常失神,生活中也频繁发呆,而且还有更频繁的趋势。

最终吴朝雍看不下去未婚妻继续这样子,于是找好了时间打算和秦凉聊一聊。但是秦凉的拒绝告诉了吴朝雍什么叫做理想很骨感,现实很丰满。

虽然秦凉对自己的状态也不是很满意,可有些事情她根本无法控制。最近她总是能想起上辈子死亡时的情景,吴朝雍的模样,她的绝望,一直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就这样,在不知道第几次沟通失败后,两人的关系首次降入冰点,相顾无言。两人之间的气氛前所未有的僵硬。可秦凉却在状况外,完全不知道现在吴朝雍十分不高兴,等到秦凉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是好几天以后得事情了……

秦凉看不出吴朝雍生气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吴朝雍平日里话就很少,生气的时候也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迹象。于是秦凉就傻傻的没看出来,等秦凉发现的时候吴朝雍已经独自生了很多天的闷气。

直到发现吴朝雍生气,秦凉才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吴朝雍虽然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可并不是一个控制欲很强的人。吴朝雍并不会控制她的思维,可如今吴朝雍这样的态度,那就证明了吴朝雍认为她现在的行为已经过分到影响她正常的生活了。

其实秦凉也明白那些过去的事情未必会再次发生,可是一旦人产生了某种恐惧,那么所有的理智将通通被抛到一边。秦凉现在就陷在这种恐惧中无法自拔。

可比起让吴朝雍不开心,她更愿意试着客服那些恐惧。秦凉这样想着。快速走上前轻轻的扯了扯吴朝雍的衣袖说“给我预约一个好一点的心理辅导吧。”

听到了秦凉的话,吴朝雍停下了脚步看着秦凉。秦凉发誓,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吴朝雍眼中有这么明显的情绪。

惊讶,自责,怜惜。他这些情绪最后都回归平静,伸手握着秦凉那只还在扯着他衣袖的手说“好。”虽然只有一个字,可是缺意外的让人放心。

他怎么也没想到秦凉已经严重到需要找心里辅导的地步。可他不但没发现还用生气这种方式给他的未婚妻增添压力。吴朝雍从没有一刻觉得自己这样的可恶这样的愚蠢。如果他的未婚妻不到了很严重的地步,这些日子又怎么会这样反常?他不但不能帮忙,还在添乱。

吴朝雍只要一想到这些日子以来秦凉那苍白的脸色,就忍不住心疼。她的未婚妻,并不应该有这些烦恼的。

秦凉仿佛明白了吴朝雍的懊恼,抿着嘴偷偷笑了笑。她不应该那样害怕的,虽然那段记忆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可她应该相信自己和吴朝雍,一定会有一个十分美好的结局。

这样想着,秦凉的情绪比往日好了许多,她对吴朝雍笑了笑说“会好起来的。”吴朝雍见秦凉乖巧的模样,忍不住将秦凉抱在怀里。他将头埋在秦凉的肩膀上,闻着着秦凉身上独有的香水味,久久不愿意放开。这么好的未婚妻,她怎么舍得放手呢?他恨不得秦凉永远和他在一起,一刻也不离开他的视线。

秦凉并不知道吴朝雍的想法,只当他太过心疼自己,于是伸手一下又一下的排着吴朝雍的后背。

找医生这种事情,尤其是给他的未婚妻找医生,吴朝雍半刻也不想耽误。他给秦凉找了心里方面的权威专家,虽然专家的模样很年轻看起来不过三十几岁的模样,可是那大大小小的两杯奖状让秦凉半点也不敢小看他。何况吴朝雍给她找的人怎么会差?

可秦凉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秦凉眨着眼睛资料吃惊的看着容晨和,就连吴朝雍的脸上都闪过一瞬间的惊讶。

“这个医生是我的好朋友。”大概看懂了两人眼中的惊讶,容晨和笑着为二人解惑。

听了容晨和的解释,秦凉第一次开始怀疑起吴朝雍的眼光,在秦凉眼里,有两种人特别不靠谱。一种是宁染的朋友,另一种就是容晨和的好朋友。

秦凉觉得,遇见了容晨和的好朋友,他们基本可以洗洗睡了。

见到秦凉打算来了又走,那位心理医生终于开口:“这位小姐,有什么问题吗?”秦凉转头看了看他,摇了摇头,可还是拽着吴朝雍不撒手。吴朝雍倒是没说什么,只是安抚的紧了紧握着秦凉的手,秦凉就明白了吴朝雍想要她留下来看病的意思。

秦凉抬头看了看吴朝雍,又看了看容晨和和那名不知名的心理医生,最后还是决定听话的留了下来。容晨和见状只是皱了皱眉头,一言不发的和吴朝雍离开了这里。

心里医生见两人都离开,便对秦凉做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然后开始对秦凉了解情况。可是很快他发现这个治疗根本很难进行,因为秦凉虽然做了下来,可态度十分敷衍,有些事情分明在对他进行隐瞒。这让她很头疼。于是她开口贵圈到“秦小姐这样我没有办法帮助你。”

秦凉听了他的话一言不发,连表情也没有变一个。

第35章新年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