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节(1 / 2)

两人上了车,秦凉就在车上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说“可算是给老大报了仇了。”吴朝雍:……原来她还记着这事呢,难怪上去就给穆桐一顿暴打,一边打一边还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不过穆桐出现在这里还真的是……很不好呢。今天才是他把自家未婚妻从娘家接过来,这个穆桐就不长眼的来这里找麻烦。这么喜欢作死,自己怎么也要成全一下她。

吴朝雍心里小算盘打的啪啪响,面上却不动声色。看着笑的左歪右斜的秦凉,拉过来亲了亲她的额头,然后就把她绑到了自己的怀里。

他真的想她了,很想。虽然没有几天,可吴朝雍却觉得他们分开的太久。

不得不说,穆桐和容清清还是有些默契的。比如说这两个人一个堵公司门,一个堵小区门。当秦凉在小区门口见到容清清的时候,看着吴朝雍的眼光里明显带着询问“他们两个不会是计划好的吧?”吴朝雍没有和秦凉眉目传情,可是秦凉觉得在吴朝雍的脸上清晰的刻着一个字:是!

“你来做什么?”秦凉挡在吴朝雍面前,不想让两个人见面。她就是小气不大方的人,不想让自家未婚夫和一个觊觎他的女人聊天。容清清却不理会秦凉,一双眼睛饱含深情的看着吴朝雍问“我们能单独聊一聊吗?”

还不等吴朝雍反应,秦凉就十分坚决的回答“不行!”她又不是疯了,这种事情她为什么要同意!

对于秦凉的擅自做主,吴朝雍并没有生气,反而对秦凉笑的宠溺。秦凉见状得意的看着容清清,意思是要说再者说,不说就走没人留你。

容清清见没有商量的余地,于是咬着下唇泪眼汪汪的看着吴朝雍问“那你能帮帮我吗?”秦凉对容清清突然这样有些懵,这怎么还说哭就哭?她这是怎么了?

吴朝雍看着秦凉双眼无神,就是到她大概又在想些什么事情。于是问“抱歉,我帮不了你。”容清清显然没想到吴朝雍这样冷酷无情无理取闹,连问一下也没问就拒绝了她。眼泪掉的更凶了。

秦凉:……哎呦喂怎么哭的这么悲惨呢?难道是连穆桐也不和她在一起了?秦凉想着,心底尽是幸灾乐祸。

秦凉以为吴朝雍怎么也得和她纠缠一会,悄悄地撸好了袖子就等着一言不合和她起个冲突。经过穆桐的事情秦凉才知道,虽然暴力不是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但绝对是解决问题最爽的办法。

这样想着,秦凉呲牙笑了笑,牙齿还泛着白光。吴朝雍当然发现自家未婚妻的小动作,额头的青筋蹦了起来,版着一张脸就拉着秦凉离开了。

秦凉颇有些遗憾的看着在风中石化的容清清,随着吴朝雍回到了家里。她才不说她感觉爽爽的嫩^_^

第38章书房〔*/ω╲*〕

既然有了车,秦凉的心结也算解开了。那么当务之急就是考驾照。

秦凉在和教练学习了十几天后,终于顺利拿到了驾照。拿到驾照第二天,秦凉一大早就坐在车里对着吴朝雍嘚瑟的笑。以往每天都是她座吴朝雍的蹭车,终于今天她可以送吴朝雍上班了。

对于秦的兴致勃勃,吴朝雍也是有些担心的自己和秦凉的人身安全的,却又不忍心扫兴。最终吴朝雍还是按照秦凉的意愿坐在副驾驶上,大不了出了什么问题他在出手帮忙就好了。

秦凉见吴朝雍这么痛快的就上车,高兴的亲了亲吴朝雍的脸颊后才发动车子。让吴朝雍惊讶的是,明明前一段时间对这车还有些排斥的秦凉竟然开的很好,一点也不像是一个新手。这让吴朝雍提着的心略微放下了许多。

秦凉走进了办公室,第一眼看见的并不是她已经堆积如山的工作,而是邋遢的不成样子的宁染。秦凉对着宁染眨了眨眼睛,实在不明白一向注重外表的宁染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头发乱七八糟,胡茬也冒了出来,一身西装也到处都是褶皱。这样的宁染让秦凉不得不怀疑……宁家难道是一夜之间就破产了吗?

宁染一见到秦凉,原本一双还有些暗淡的眸子瞬间亮了起来。他步履匆匆的走到两人面前,却是理也不理会吴朝雍。反而专注认真的盯着秦凉看,看的秦凉心里毛毛的。

秦凉眨了眨眼睛,看了看一旁一脸沉思表情的吴朝雍,有些疑惑的问“你这是怎么了?”大早上的这闹得是哪一出啊。

宁染见秦凉迷茫的样子,抿了抿嘴说“她不见了。”即便宁染没说这个她是谁,可能让宁染这样紧张的也只有她家老大了。可是……她家老大从来都不是任性的人,怎么会突然之间就不见了呢?这样想着,秦凉眼尖的见到宁染衣领上的口红印。

“啧啧,美人相伴乐不思蜀了吧。既然如此何必找我老大呢,我劝你回家洗一洗你这不知哪个女人留下的风尘味吧。”秦凉说完话,呵呵笑了一声便不打算理会他。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