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节(1 / 2)

吴朝雍却不管,不知什么时候手里多了一瓶可乐。就在秦凉紧张看着他的时候他慢慢的跪在秦凉的脚下,伸手将可乐递到秦凉的而眼前说“我们结婚吧。”秦凉看着可乐上的广告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看着吴朝雍难得有些紧张的脸,秦凉心瞬间软了下来。这个男人,陪伴她很长时间,带着她走出一切的艰难险阻,给她带来希望和快乐。这个男人很爱她,而她恰好也很爱这个男人……那么她又有什么理由不同意呢?

“我想和你谈一谈。”秦凉看着这个陌生的手机号码,撇了撇嘴就将电话仍在一边。可谁知过了几分钟,又来了一条短讯“我是容清清。”

看到这条短讯,秦凉敲了敲手里的键盘迅速的回复一条信息询问见面地址。她和吴朝雍马上就要结婚,总有些事情需要了结……比如说这个容清清。

信息回复的很快,秦凉看着手机里短讯的那一瞬间神情有些恍惚。容清清约她的地址不是别处,正是上辈子她发现穆桐脚踏两条船的地方。

过去了这么久,许多曾经的事情她已经不会主动想起。如今看见这个地址,竟有些物是人非的感觉。现在想一想,上辈子许多事情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秦凉愣神了一会,就迅速的收拾了东西前往那个曾经让她不愿记起的咖啡厅。

进入咖啡厅的一瞬间秦凉的脚步顿了顿。容清清还坐在上辈子的那个地方,只是这次她的身边没有了穆桐,只有她一个人。她穿着漂亮精致的连衣裙,画着得体的妆容。可不知怎么,她一个人喝咖啡的场景看起来格外凄凉。

只愣神的功夫容清清就发现了秦凉,对她摆了摆手。秦凉这才收拾了心情朝她快步走了过去。

点了一杯咖啡后,秦凉开门见山的问“找我什么事情?”

容清清也不回答,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打量着秦凉。许久之后才开口说“我实在看不出你哪里好,让吴朝雍非你不可。”秦凉皱了皱眉头,只是还没等说话,容清清就继续说“论外貌我也不差你什么,论家世……虽然我容家不如你秦家,可到底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我就不明白了,吴朝雍为什么偏偏喜欢你。”

对于容清清这种幼稚的问题,秦凉白了她一眼,说“你找我来就是说这些?既然如此,你说完了我就要先走了。”

“怎么,恼羞成怒了?”容清清说这句话的时候,正在喝着咖啡。秦凉看不清她嘴角到底有没有笑容,只是眼里满满的嘲讽十分明显。

秦凉心里顿时火了起来,原本已经站起来的身体立刻坐了下去,不客气的说“我够不够好,那是我的事情。吴朝雍喜不喜欢我,那是他的事情。这两件事和你有什么关系,又轮得到你在这里对着我指手画脚?”

看着容清清难看的脸色,秦凉心里瞬间爽了很多,可她没有打算这样简单的放过容清清。于是她继续说“有这个时间不如想一想自己有什么问题,总比在这里浪费时间挑别人的毛病好。”

“嗤,你说的倒是轻松。像我这样喜欢了他这么多年,又哪里会那么轻易放下?”说到这里容清清将拳头攥紧,知道指甲划破了她娇嫩的手心才作罢。

“我喜欢了他整整五年,若不是你的出现,我还可以喜欢他更久!”听到她这样说,秦凉倒是有些不明白了。既然你这样喜欢,干什么还要和穆桐不清不楚呢?

大概是秦凉脸上的表情太过明显,容清清给了秦凉一个让她意想不到的答案“我听说他喜欢你之后,就调查过你。”说到这里容清清笑了笑“你的家人真是把你保护的很好,我请了几次人都被打发了回来。他们丝毫的消息都查不到,也或许是查到了什么却执意不肯给我。”

“到最后,我还是多方打听的情况下才知道你和穆桐有点关系。当时我就想,你怎么会眼光这么差看上这么一个人呢?可是后来我又觉得挺好,也正是这样一个人才更好利用。”

说道这里,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哈哈大笑着说“你知道吗,我只是给了他一个空头支票他就美滋滋的任我摆布。真是蠢得可以。”

听了容清清的话,秦凉想了想倒是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虽然秦家各方面来说都要比他们容家好一些,可是秦家毕竟有一个秦温,容家就大不相同,容清清可是独女。很显然无论是容清清还是穆桐都忽略了一件事,就是容清清那个野心家堂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