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1 / 2)

亲爱的对方辩友 君约 1633 字 7个月前

程杳变了许多,但他轻易就认出她。没有一丝不确定。

他走过去。

程杳目光抬起,看着面前比她高很多的男人,笑了笑说:“你也要打我么?”

陈觅言一滞。

程杳嘴边的笑很快消失:“我对比我小的男人不感兴趣,我并没有抢你妹妹的男人。至于沈潮……”

她扯了扯唇说,“其实他对我也没兴趣。”

陈觅言又是一愣,听到程杳说:“他只是想被留用。”

程杳话音落下,陈觅言怔怔的,没什么反应地看着她。

他的眼神明显有些奇怪,但程杳很懒,没兴致深究,只说:“我觉得我的解释够了。”说完,也不管他,扭头就走。

陈觅言在原地站了一会,回过神后匆忙追过去,十分冒昧地捉住她的手。

手腕上一紧,陌生的温度贴上,程杳觉得烫人,心口又躁起来。她扭头瞪着陈觅言,眼睛里有火,“真想动手?”

程杳的皮肤很白,在没有阳光的阴天也白得明显,但她动了气,血液涌动,脸就红了。不只脸,连眼睛也有点发红。

陈觅言没有见过她这个样子,又愣了。

程杳突然冷笑,笑完后在他没有反应过来时猛推了一把。

“滚开。”

陈觅言一个趔趄,手里空了,他呆站着,终于意识到程杳不认得他了。

师姐

就在陈觅言发愣的时候,程杳走了。

他看到她到路边拦住一辆计程车,单薄的身体钻进去,暗红色的计程车很快在视野里消失。

陈觅言紧抿着唇,默默在广场站了近十分钟。

等他回到餐厅,乐菱已经哭完了。她的眼睛还是红的,有些肿,脸上的妆花了,很狼狈。

看到陈觅言,陆菱吸了吸鼻子:“哥,让你看笑话了,真对不住。”

陈觅言揉揉她的头,低声说:“去洗把脸,我们在这吃晚饭。”

乐菱收拾好从洗手间出来,陈觅言已经点好餐。饭吃到中间,陈觅言说:“以后不要再跟那人牵扯。”

乐菱手一顿,然后嗯了一声。

陈觅言犹豫一会,又说:“她不是小三,应该是沈潮想利用她。”

乐菱抬起头,有些惊讶。想了想,似乎明白了,很气愤:“真是个人渣,我瞎了眼才喜欢他。”

陈觅言没有应声,过了几秒钟,缓声问:“沈潮在博美旗下哪个公司实习?”

“就是博美时尚啊,他们不是一个月前搬到你们那个大厦去了?”乐菱闷闷道,说完她想起了什么,“对哦,我忘了你外派半年了。”

“听她那话,沈潮应该留不下了。”

“他活该。”总算找到了一件让人气顺的事。说起这个,乐菱想起程杳那女人。

“哥,你觉得那小三……不,那程总监怎么样?”

陈觅言正低头划牛排,听她这么问,手颤了一下,刀叉碰到一起,发出脆脆的声音,有些刺耳。

“什么怎么样?”他没有抬头,定定看着牛排,眼睛却深了。

乐菱说:“我觉得她是个好人。”

陈觅言愣了下,抬眸望过来,漆黑的眼睛很亮:“我也这么想。”

——

程杳没有回公司,叫司机直接把她送到明庭苑。

明庭苑是程杳的住处,她搬到这里三个月。确切地说,她回到C市三个月。C市并不是程杳的家乡,但她本科是在C大读的,虽然她脑子坏了,记性差了,但对这座生活过四年的城市多少还有一丝熟悉感。

程杳的公寓不大,六十平的一居室,屋子里是灰白色调的,家具不多,看起来空落冷清。

程杳进屋后给助理张月打了个电话,放下电话后就看见外头下起雨,落地窗外灰蒙蒙的一片。她走过去站了一会,然后将窗帘拉上。

这时,有人打电话过来。

程杳接起来,听到俞美樱的声音。

“程杳,你在哪?!”俞美樱的嗓子很大,程杳听得耳朵痛,飞快地将手机拿远。

“在家。”程杳答着。

“卧槽!”俞美樱在电话那头爆起来,“程杳,你丫又放我鸽子!”

程杳皱眉,过了一会说:“我忘了,对不起。”

“你记的便笺呢?”俞美樱叹口气,语中的无奈隔着长长的电话线也能听出来。

程杳拿着电话走到沙发边,从手包里摸出棕色的小本子,翻开看了看,告诉俞美樱:“本子上没有,大概是记漏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