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2 / 2)

亲爱的对方辩友 君约 1633 字 9个月前

说完,她听到电话那头俞美樱又叹了一口气。

“程杳,我给你买的东西你还在吃吗?”俞美樱问。

程杳朝厨房的方向看了一眼,应着:“嗯,在吃。”

俞美樱没话说了,程杳听到她在那边嘟囔,“怎么就没有进步呢……”

程杳不知道说什么。想了想,她觉得还是闭嘴吧。

挂了电话,程杳拿出笔,开始回翻短信和邮箱,大约花了十分钟将明天要做的事一项项记到本子上,然后将本子装好。

这是程杳的习惯。这样,她只要记着一件事就好。但是难免有疏漏的时候,比如今天她就爽了俞美樱的约。

还好是俞美樱,不是别人。

程杳有些庆幸。她知道俞美樱总是会原谅她的。

六点半,程杳开始吃晚饭。说是晚饭,其实就是两块切片面包。程杳知道要是俞美樱在,一定会从她手上夺下来直接扔到垃圾桶里。

可是今天俞美樱不在,所以程杳安安心心吃完面包,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冰咖慢慢喝掉。

喂饱了自己,程杳洗了个澡,换了睡衣后窝到沙发上工作。

程杳是博美时尚创意部的,以前在香港,她只管文案,但到C市这个分公司后顶了创作总监的缺,所以现在文案和美术这两块都归她。

程杳不喜欢管人,她只喜欢胡思乱想做做文案混口饭吃,之所以接下这个位子,纯粹是被林颂声忽悠了。但现在程杳还不知道林颂声给她下了套子,她以为再坚持三个月林颂声就能安排人来接替她。

程杳把五个组长交过来的案子全部看完后,已经快十点了。

她合上电脑洗漱完就进了卧室,裹着薄毯子睡着了。

卧室的灯亮了一夜。

第二天上午,程杳去崇安路见Daisy品牌时装的负责人,谈完案子之后才去公司。到十梦大厦时,已经十一点半。她坐西区的电梯到十二层,一进工作室,助理张月就过来说沈潮在公司等她一上午了。

程杳听完就皱了眉。

张月注意到了,问:“总监要不要见他?要不,我叫保安员赶他走?”

程杳点头:“赶吧。”

张月应声去打电话了。

程杳没再管这事,径自去办公室拿了一沓材料到十一层走了一趟,跟客户部的负责人谈完之后就到了午饭时间。

程杳不喜欢吃饭。确切地说,她不喜欢吃东西,不管吃的是什么。不过,即使不喜欢,大多数时候她还是跟别人一样到点进食,因为胃里需要装东西。

俞美樱说,“口腹之欲”在程杳这里只有“腹”,没有“口”。这话对极了。程杳很无奈,却不能否认这个事实。

十梦大厦下面就有吃饭的地方,中西餐厅、咖啡吧排了一长排。

程杳去了最常去的那家DRAMESHOP,要了一盘沙拉和一杯咖啡。

程杳很爱咖啡,每天都要喝很多,几乎当成生命之水。她喝不出味道,但能闻到咖啡的香气,很浓郁。自从戒酒后,她就改喝这东西,一喝就是五年,她现在已经不怎么想念酒的辛辣刺激感了。

一杯咖啡很快见了底,程杳意兴阑珊地扒拉着沙拉,一顿午饭无滋无味地吃了半个小时。

十二点四十五分,程杳吃完,喊了侍应结账。然后她摸出小本子,看过下午的日程就拿着手包离开餐位。但她走了两步就顿住。

不远处,一个挺拔英俊的年轻男人站在那里看着她。

程杳一瞬间很想像俞美樱一样吼一声“卧槽”。

这男人真他妈执着!

程杳回想了一下昨天的事,她记得昨天解释得足够清楚,实在不懂这男人为什么阴魂不散。是不是非要替他妹妹打她一顿才罢休?

这样想着,程杳又窜气了。她一窜气,心口就闷,闷得想砸东西想吼叫想骂人。

但这是公共场合,她得忍。

得忍。

程杳压着火,睨了陈觅言一眼,没搭理他。她从他身边走过时,陈觅言转身跟着她出了门。

程杳知道他在后头,但她没回头,没事人一样往回走。

陈觅言紧跟在后,步伐不疾不徐,走了一小段路,他突然朝着前面纤瘦的背影喊:“程师姐。”

程杳一怔,停下脚步,回首看他。

陈觅言走近,清黑的眼与她相视,眸子里闪过一抹复杂的光。

晴朗的天气,有薄淡的阳光,程杳迎着光,微眯着眼,睫毛颤了颤,很黑很长。她的脸很干净,没有化妆,白得晃人眼。

她的声音里全是讶异:“你喊我?”

陈觅言没点头,低目看了她一会,说:“我是陈觅言,C大05级经管学院陈觅言。”

他的声音有些低,像怕她听不清似的,一个字一个字说得清晰缓慢。

“陈……觅言?”程杳皱眉,脑子里有点印象,却不清晰,清秀的脸上露出毫不作伪的迷惘。

陈觅言双肩一震。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