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1 / 2)

亲爱的对方辩友 君约 1753 字 7个月前

“你去吧,不用麻烦Sam,我自己回去。”

俞美樱却不放心:“叫你等着就等着,瞎废什么话。”

“我说真的,”微微偏头,看到等在一旁的陈觅言,程杳默了一下,然后告诉俞美樱,“恰巧碰到陈觅言,他说送我。”说完,不顾电话那头俞美樱激动的吼叫,很快把电话按了。

见她讲完电话,陈觅言走过来,低头望她:“我送你?

程杳笑了笑:“麻烦了。”

疯子

陈觅言去取车时,程杳走过僻静的小广场,站在花坛边等他。

没过一会,一辆黑色路虎以极快的速度驶来,尖锐的摩擦声刚入耳,车子就在程杳面前停下。

程杳走过去,看到车子里出来的人,先是怔愣,随即不动声色地将手摸进身侧的包里,指尖碰到一样东西,冰冷坚硬的触感让她瞬间平静下来。

——

陈觅言很快从地下停车场开车出来,绕到大厦侧门的小广场,远远看到花坛边围着几个人。他眉心一跳,猛踩油门。

花坛边昏黄的路灯下,钟瀚捂着被刺伤的手腕,咬牙切齿:“程杳你就是个疯子,跟你妈一个样!”

“我是啊,”程杳晃了晃手里血糊糊的刀,笑得很猖狂,“疯子杀人不用偿命的,你要试试吗?”

“神经病!要不是我爸求我,你当我乐意找你?乐意接你回家?!”钟瀚啐了一声,暴怒地对他的助手和司机吼叫,“愣着干什么?还不送我去医院!”

两个男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一左一右扶他走。

程杳发着抖,把手中的刀砸出去,身上瞬间脱了力,声音隐在夜风里——

“都滚吧。”

“师姐!”陈觅言一下车就看到程杳跌跪到地上,而刚才看到的几个人已经上车走了。他急跑过去,想要扶起程杳,意外间摸到她的右手,湿滑黏腻。

他低头一看,脸色骤变。

“你受伤了。”陈觅言脸冷了,“那些人是谁?他们伤了你?”边问边从西裤口袋里摸出手帕,按住她冒血的掌心。

程杳没有回答他,直愣愣地盯着前方,嗓子有些哑:“我的刀……陈觅言,帮我捡一下我的刀。”

“刀?”

“在那里。”程杳指着前方。

陈觅言的视线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不远处的地上有一把带血的水果刀。

他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程杳,然后过去将刀拾过来,却没有递给她。

“给我。”程杳仰头望着他。

“脏了。”陈觅言皱了皱眉,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精致小巧的绿柄水果刀,刀刃上还沾着猩红的血。他心里揪紧,望向程杳受伤的右手,藏青色的手帕被她弄掉了,血又冒出来。

“师姐,我们去医院。”他抹掉刀上的血迹,将刀放到西装口袋里,俯身要去抱程杳起来。

“给我。”程杳推开他的手臂,咬牙站起身,陈觅言伸手要扶她,程杳神情冷漠地避开,像看陌生人一样凝视着他的脸,“把刀还我。”

——

僵持了一会,那把刀最终还是回了程杳手里。

陈觅言一边开车,一边注意着程杳。程杳坐在副驾驶座上,右手裹着陈觅言的手帕,左手握着水果刀,她握得很用力,手臂微微颤抖。

车里的沉默已经持续了近十分钟。程杳始终没有看陈觅言一眼,似乎在他抢了她的刀之后,她紧张的神经就一直没有放松下来,对他的信任也完全没有了。

又或者,她对他原本就没有什么信任可言。

陈觅言想起重逢以来程杳的态度,挑不出不对,却又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差了点什么呢?

陈觅言不想再纠结下去,专心地把车开到前面的24小时药店。

车突然停下,程杳微惊了一下,本能地转头去看陈觅言。

陈觅言的目光落在她的手上,低声说:“可以不去医院,但伤口必须要处理。”说完话他就下车了。

车里又安静下来,程杳的视线透过车窗,盯着陈觅言的背影望了一会。看到他推门进去了,程杳收回目光,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水果刀,几秒之后,她从包里摸出刀鞘,装好之后塞回包里。

陈觅言很快就拎着一袋东西回来了。他注意到程杳手上的刀不见了,但并没有多问。

“手帕拿掉吧。”他低头打开袋子。

程杳拿掉沾满血的手帕,摊开手任他处理。

陈觅言熟练地替她清理伤口、消毒,抹消炎粉,最后用盐水纱布帮她包好伤口。他做这些事时动作细致温柔,程杳甚至没觉得有多疼,只看着陈觅言白皙修长的手拿着棉纱随意折腾了几下,素白的纱布已经在她的掌心绑了个小巧漂亮的结。

“好了。”他收好东西说:“这两天伤口不要碰水,”想了想,又说,“换药的事我可以……”

“俞美樱会帮我。”程杳接过话,抬头对他说了声“谢谢”。

陈觅言抿了抿唇,没再说话。

车重新启动。二十分钟后到了明庭苑,停在程杳住的23栋楼下。

两个人一路上都没有再交流,车里的气氛莫名有些古怪,一直延续到此时。这会已经快到凌晨,小区楼下空落落的,只有几盏路灯孤零零地立着,淡白的光线冷清得瘆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