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节(2 / 2)

亲爱的对方辩友 君约 1841 字 9个月前

程杳回他:“还没,有事?”

隔了一会,陈觅言回过来,是一段语音,17秒。

程杳点了一下,手机里传出的声音低醇清晰:“听乐菱说她今天碰到你了,上回的事她觉得很抱歉,想请你吃饭,所以……师姐你什么时候有空?”

程杳想起乐菱,笑了一下,给他回道:“那件事没什么,让她不要放在心上,吃饭就不用了。”

陈觅言很失望。

他回:“她会很失望的。”

程杳:“只是小事而已。”

陈觅言:“也许……她不觉得是小事。”

程杳皱了一下眉头:“那依你看,我该让她请吃饭?她还是学生呢。”

陈觅言:“嗯,所以按照惯例,请客的是她,买单的是我。”

程杳轻笑出声,点着屏幕:“明天行吗?刚好周末,不耽误她上课。”

很快有消息回过来:“好。”

事情就这么说定了。时间和地点是由陈觅言定的,下午五点半,师大附近的一家韩式料理。

第二天,程杳不用加班,在公寓里窝了一天,五点收到陈觅言的信息。

陈觅言昨天说来接她,程杳没拒绝,看到短信时程杳已经收拾好了,拿着包就下了楼。

楼下,陈觅言已经开好车门等她。

程杳上车后,陈觅言看了一眼她的右手问:“手好了?”

“嗯,差不多了。”程杳摊开手心给他看。她的手很小,手指纤细,莹白的掌心还留着一道红痕,颜色略淡,看起来伤口愈合得还行。

“确实好了很多。”陈觅言轻笑,眼里蕴着温温淡淡的光。他一边开车,一边跟程杳说话。

两人随意聊了几句,说起乐菱,程杳说:“你表妹挺可爱的。”

陈觅言笑了一声,不置可否:“我以为你会觉得她幼稚。”

“因为沈潮那件事?”程杳身子微微往后,靠到座椅上,神情放松,“她那天很美啊。”

顿了顿,她加上一句:“也很有勇气。

说完这话,她忽然沉默,转头望向窗外,外面行人车流、广厦高楼……所有风景在眼前一晃而过。

程杳意兴阑珊,陈觅言感觉到她的变化,眸色深了深,也跟着沉默了。

车子静静地行驶,过了二十分钟,终于到了师大侧门。

陈觅言给乐菱打了个电话,很快,一个穿着背带裙的女生就从侧门奔出来。

乐菱爬上车后跟程杳打招呼:“程姐姐,你过来后面跟我坐啊。”

没等程杳反应,陈觅言就侧了侧头,语气严肃地说道:“你一个人坐有什么问题?”

乐菱瞬间从陈觅言明显不友善的表情里看出深意,意识到自己犯了蠢——

她怎么能戳她家闷骚表哥的轮胎呢?

不想被陈觅言的眼神冻死,乐菱赶紧补救,打着哈哈把这一茬含糊过去了。程杳倒是没在意,一路上与乐菱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先前沉闷的气氛缓和不少。

三个人一顿晚饭吃了一个多小时,大部分时候都是乐菱在说话,小女生的叽叽喳喳虽然聒噪,但也的确能调节气氛。陈觅言看出程杳的心情明显好了一些,他也轻松起来,跟乐菱说话时态度和蔼得反常,倒弄得乐菱有点受宠若惊。

饭后,陈觅言先开车送乐菱回校,离开师大后,还没到八点。陈觅言提议顺道去C大看看,程杳也没意见。车子一路往C大行驶。

C大和师大同在学院路,只不过一个在南,一个在北,十分钟车程足够了。

正逢期末,学渣们挑灯夜战临时抱佛脚的时候,一切文艺活动都暂时停了,C大校园里很安静。

程杳和陈觅言沿着小篮球场往西走,绕过大礼堂、理科大楼、逸夫体育馆,一路走到图书馆前面的小树林,沿路不时碰到三三两两的学生,感觉像是回到了当年的读书时代。

“师姐还记得那儿吗?”走到文睿楼西区,陈觅言指着地下室入口问。

程杳想了一下,记起了一些,说:“我们在里面待过一夜。”

第8章

对于那一夜,程杳的记忆并不清晰,但陈觅言印象深刻。

那时正值南北八校辩论赛,第四场由程杳和陈觅言做二、三辩,比赛之前校辩队加班加点,每天讨论到深夜,十点半文睿楼关门后就只能转场到西区地下室。一般讨论会都会在十二点之前结束,但那天在攻辩环节遇到一个坎儿,所以,在所有人走后,程杳和陈觅言留在那里继续磨攻辩问题。

没想到的是,等他们磨完后已经接近凌晨一点,地下室的门被人从外面锁住了,更糟糕的是,里面完全没有信号,他们根本没法求救。

就这样,两人被迫在那里过了一夜。

说起来,这种经历似乎完全没什么浪漫可言,但是程杳离开的那些年,陈觅言时常想起那个晚上。从凌晨一点到早上六点半,整整五个半小时。只有他和程杳。

对那时的陈觅言来说,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浪漫了。

想起从前,陈觅言眸光泛暖,轻笑着说:“那天师姐竟然还能睡着。”

“我那天太困了吧。”程杳也笑,依稀记得那晚地下室奇冷无比,陈觅言脱了外套给她,他穿着单薄的衬衫熬过一整晚。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