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节(1 / 2)

亲爱的对方辩友 君约 1804 字 7个月前

两人并肩走着,像老朋友一样聊起旧事,气氛一时竟出奇的融洽。

不知不觉间走到小操场,以前一到周五晚上,那里就是藏族学生跳锅庄舞的场地,程杳大一时也跟在队伍里瞎跳过,后来越来越忙,才没再继续祸害人家藏族同胞。现在看到这块地方,她不免想起那时活得恣意飞扬的自己。对比现在,滋味莫名。

他们在小操场上坐了很久,直到有几拨刚从自习室出来的学生情侣过来小操场你侬我侬,两人才觉得有点尴尬。程杳说了一声“回去吧”,陈觅言应了,于是就离开了。

新的一周,程杳忙成狗,交了三个案子又接了两个,林颂声还用连环CALL催她回一趟香港。她叫助理张月替她定了周四的机票。

周四开完会,程杳回公寓收拾好行李,在去机场的路上给俞美樱打了个电话交代行程,之后坐上一点半的飞机。

——

将近六点时,陈觅言接到邵岳的电话。他直奔主题问道:“查到了?”

那头邵岳咳了咳说:“兄弟,我多嘴问一句,那位程小姐跟你什么关系?女朋友?”

陈觅言一顿,语气不大自在地说:“不是。”

邵岳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你查到什么?”陈觅言从他的话中听出异样,嗓音沉了。

“她的事情有点复杂……”邵岳翻了翻手中的文件夹,啧啧两声,说:“你说的那个钟瀚是她弟弟。”

“弟弟?”

“是啊,同父异母的亲弟弟。”邵岳以一本正经的工作态度给陈觅言解释,“程杳她爸叫钟云山,在她老家容城那儿还是挺有名气的,对了,容城那个亚信就是钟云山弄出来的,他十年前还上过企业家杂志的,算是白手起家的典范吧,不过他这几年身体不行了,一直在休养,亚信总经理现在是钟瀚。对了,程杳她爸妈从没离过婚,所以钟瀚其实是钟云山的私生子……”

没听到陈觅言接话,邵岳继续往下说了一些钟瀚的情况,末了话锋一转,问道:“你知道程杳休过学吗?”

陈觅言并不知道。

他皱眉问:“什么时候?”

“大概五年前吧,她在爱丁堡读了半年就休学了,一年后才回去的。”

“为什么?”

“因为身体原因,化学物中毒。”邵岳顿了一顿,说,“她妈妈做的。”

电话那头没了声音。

邵岳叹了叹,继续把话说完:“她妈妈程青,容城理工大学化学系教授,五年前在程杳出事后烧炭自杀。至于这其中的隐情,各种说法都有,有人说因为钟云山出轨,程青利用女儿报复钟云山,也有人说程青生无可恋,所以带着女儿一起死,我这边也没有定论,当年这事在容城传得沸沸扬扬,但没几天就沉下去了,这里面钟云山应该费了不少功夫。”

说到这里,邵岳兀自摇摇头,对着电话问:“还要说下去吗?”

陈觅言慢慢捏紧手机,低声说:“还有什么?都说完。”

邵岳老老实实地将查到的信息都告诉他:“还有就是程杳中毒的事。当年她在医院昏迷一个月,醒来后失明失聪,记忆中枢严重受损,大概治疗了半年才能视物,听觉也恢复了,但据说还有其他后遗症,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完全治愈,这些年钟云山一直在为她找医生,但程杳单方面跟他断绝了关系,从来没有回去过。我还查到她在英国复学后患过重度抑郁症,酗酒、伤人、自残,闹得差点退学……”

邵岳还在说着,但陈觅言听不进去了,他的脑子里嗡嗡地响。邵岳说过的每一个字都在他心里绞着、拧着,磨得他心腔里闷疼闷疼。

……中毒……失明、失聪……抑郁症……自残……

这些可怕的字眼,全部都是程杳的遭遇。

当年她离开C大时,他以为她会很幸福,结束辛苦的异地恋,跟心爱的人结婚,然后一起去英国深造……

所以那时他失意至极,兀自沉浸在暗恋失败的泥淖中,强迫自己忘记她,与她断了联系,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几年里她经历的居然是这些。

陈觅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几分钟后,程杳的手机响了。但她正跟林颂声一起吃饭,手机落在酒店房间,她晚上回去后才发现手机上有三个未接电话、两条未读信息。

“你在哪?”

“师姐,我想见你。”

程杳愣了下,一看时间,是两个小时之前发过来的。她拨了个电话过去,才响了一声,那头就有人接了。

“陈觅言?”

“师姐……”陈觅言低沉的声音传过来,不知是不是错觉,程杳隐约觉得他心情似乎不怎么好。

“刚刚我手机没带在身上,才看到你找我,有什么事?”程杳问。

“你……不在家?”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有些僵,“你在哪?我……”

程杳说:“我在香港。”

陈觅言僵立在路灯下,忽然说不出话了。

没有听到他说话,程杳很疑惑:“陈觅言,你有急事?”

“……没有。”他艰涩地开口,默了一下,问,“你还回来吗?”

“当然,我周一回来。”

“好。”

“……”

好?好什么?所以他打电话给她到底是有什么事啊?

程杳更迷惑了。可是,那头陈觅言已经挂断电话。

——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