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节(1 / 2)

亲爱的对方辩友 君约 1751 字 7个月前

这一试,就试了两周。程杳简直佩服陈觅言的耐心。从送来花茶那天起,他每天都要问她今天试了什么茶,是什么口感,喜不喜欢等等,等到周末还会亲自过来给她煮茶,害得程每天杳除了喝茶还要另外做功课,像交作业似的,先百度一段对各种茶的口味描述,筛选和修改后再转发给陈觅言。

奇怪的是,这么麻烦的事,她做了几回竟也习惯了,没有以往那么气躁。

在喝了两周的茶后,程杳总算不那么执着于咖啡了。起初她还会每天偷喝几罐,这几天冰箱里空了,她没急着补,等到想起这件事时,已经有四天没碰过咖啡了。

俞美樱对此感到十分震惊。

这件事她也想过办法帮程杳改变,但程杳每次坚持不过三天就故态复萌。

没想到陈觅言竟然有这个能耐。

俞美樱不由对陈觅言更加另眼相看。

吃饭时,程杳的手机响了一下,她驾轻就熟地编辑好一段汇报词回给陈觅言。

俞美樱伸长脖子瞥了一眼,仍然觉得不可思议。

“啧,我真是小看了那块小鲜肉……”

程杳回完信息,听见俞美樱咕咕哝哝,疑惑道:“什么小鲜肉?”

“当然是你的小鲜肉啊!”俞美樱眼角飞扬,笑得不怀好意。说完见程杳还是一副懵懵然的傻样,恨铁不成钢地敲了一下她的脑袋,“得,我知道人家是装傻,你是真傻,你摸着良心想想,你跟你家小师弟现在算怎么回事儿?”

“什么?”程杳微微皱眉。

“别跟我扯什么师姐师弟的纯洁校友情,”俞美樱灌了口大麦茶,说,“知道么?你现在就像个被男朋友查岗的小女孩儿。”

程杳一怔。

“别乱说。”愣了两秒,她低下头,咬了口寿司。

俞美樱不以为然地轻哼一声,没跟她多说,只搁了一句话放那儿:“你没心没肺我清楚,但你那小师弟可是个正常人,他对你用了多少心,他自己清楚。”

这话被俞美樱撂出来,的确在程杳心里激起了一点水花。但没过几天,那点水花就自动消散了。

果然,记性不好也是有好处的,比如,省去了很多正常人忍不住要纠结的烦恼。

——

六月底,程杳结了几个策划案,清闲了几天。

周五傍晚,她离开公司时,在一楼大厅看到陈觅言。和他一起的,还有一个年轻女孩,梳着乌黑的长直发,穿白色的连衣裙,白色的平底单鞋,清纯得像朵带着露水的栀子花。

女孩仰着脸站在陈觅言面前,正在跟他说着什么,声音太轻盈温柔了,程杳一句也听不见。她只看到陈觅言微微皱着眉,神色清淡。过了一会,那女孩突然踮起脚,伸手要抱陈觅言。

程杳很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但遗憾的是,陈觅言抬手阻止了女孩的动作,他微微往后退了一步,面色严肃地说了两句话,然后程杳就看到那女孩儿抹着眼泪跑走了。

女孩跑出大门后,程杳还在盯着她的背影看,那模样倒有几分意犹未尽的感觉。

陈觅言就在这时看到她。他身子僵了一下,下一秒就迈着大长腿朝她走来。

“来跟你表白的?”程杳指了指远去的白色身影。

陈觅言轻轻点头,神色不太自然。

程杳也点了下头,表示了解。

就在陈觅言以为她不会再问什么的时候,程杳突然抬起头,有些迷茫地问:“我记得以前校辩队有个追你追得很凶的师妹,叫……什么来着?”

陈觅言一愣,眸色变了几变,过了一会才说:“师姐说的是苏盈?”

“对,好像是姓苏,”程杳想起了一点,显得挺高兴,“大概就是她了,对了,她后来追到你了吗?”

陈觅言的脸色变得不太好看。

“没有。”他生硬地回答。

“哦。”程杳低下头。

“师姐你好像很失望?”陈觅言看着她,神色不明。

“……”

其实程杳只是随便问问。刚刚看到那个女孩,刺激了她的记忆,这才想起了以前的事。

陈觅言这样一说,她才意识到刚刚的问题可能过于八卦了。

好在陈觅言也没有真的等她回答,他想起两天前宋少铭说的事,于是对程杳说起校辩队聚会的事。

程杳惊讶地问,“怎么突然聚会?”

“不是突然,前两年每年都聚的,只是……谁也联系不上你。”陈觅言说,“大家都以为你一直在国外。”

“哦。”程杳没了话。

“那……今年你去吗?”陈觅言很真挚地说,“一起去吧。”

程杳不大自然地撩了撩耳侧的头发,想了想说:“不去了,我记性不好,很多人我都记不清了,没什么意思,不扫大家的兴。”

“师姐,”陈觅言走近一步,低头看着她的眼睛,轻声说,“没关系,我记得就好了,我会一直待在你身边。”

……

我会一直待在你身边……这话听起来太容易让人误会。

程杳知道陈觅言的意思是到时他会在她身边提醒她,但听到他语气温柔地说出这句话,她心里还是毫无预兆地磕了一下。一瞬间,俞美樱说的那句已经被她忘到脑后的话突然又回到脑袋里。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