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节(1 / 2)

亲爱的对方辩友 君约 1547 字 7个月前

“师姐!”

背后突然传来陈觅言的声音。

程杳和苏盈同时回过头。

“陈觅言。”苏盈唤他,声音清脆动听。

陈觅言淡淡嗯一声,径自从她身旁走过,来到程杳身边,温声说:“餐厅改建过,我怕你走错。”

“哦。”程杳点点头说,“我好了,走吧。”说着转头对旁边的苏盈说,“我们先进去了。”

“嗯。”苏盈轻轻笑着,看着他们一起离开。

从头到尾,陈觅言甚至没有看她一眼。

一顿饭吃完已经过了八点,宋少铭照例吆喝大家到隔壁的KTV继续嗨。由于人多,他们要了一个大包间,宋少铭向来是卖霸,所以开场前三首全被他包了。偏偏这种欢乐的日子,他点的三首全是伤情歌,几个师弟听了连连表示受不住,夺过麦克风塞给陈觅言。

“来来来,咱们坛草来一首!”这个“坛草”还是有典故的,因为当年C大女生曾经把陈觅言推上了校草之列,校辩队感到与有荣焉,对外宣称陈觅言是“C大辩坛之草”,简称“坛草”。这个称呼就这么传下来了。

程杳是听过陈觅言唱歌的,在很久以前。她记不清具体是在哪次比赛的庆功宴上,也记不清他唱的是哪首歌,只隐约记得他那时低低吟唱的声音似乎很好听。

他好像只唱过那么一次。

男生们在一边怂恿,然后女生也加入进来。辩论队的女生不多,仅有的那么几个当年几乎都喜欢过陈觅言,不过那都是往事了,现在几个姑娘已经各自有了主,其中一个连娃都生了,当年那点小心思早就烟消云散了,但这并不妨碍她们耳馋昔日辩坛白马王子迷人的声音。

程杳环顾四周,也说:“你唱吧。

陈觅言看了她一眼,接过麦,起身走到点歌台边坐下。

很快音乐响起。一首英文歌——ThisIPromiseYou.

从陈觅言唱出第一个音起,整个包间里就安静了,唠嗑的女生闭上了嘴,嚼薯片的女生也顾不上吃了,她们都看着坐在点歌台边的男人。

陈觅言微微侧着身,视线似有似无地望着程杳坐的方向。他握着麦,微微颔首唱着,一首温柔的抒情歌被他唱得认真而缱绻。

不仅女生听得入迷,连一群男生也一脸沉醉,不得不正视存在于他们和坛草之间的、除了颜以外的另一个难以跨越的壕沟。

程杳静静听着他唱,不得不承认这个样子的陈觅言真的很迷人。

是啊,陈觅言一直是个很耀眼很迷人的男人啊。

程杳想着想着,无声地笑了一下,却在这时看到陈觅言朝这边看过来。房间里光线昏暗,看不清楚,程杳也不能确定他是不是在看她。

但他的目光朝着这边,低柔地嗓音轻唱着:

“……I'llbeyourstrength,

I'llgiveyouhope……”

……

“AndIwilltakeyouinmyarms……”

程杳的心跳突然快了几拍。

她惊怔地摸了摸胸口,没错,真的快了。

后面陈觅言还唱了些什么,程杳一句都没听进去。偏偏糟糕的记忆此时也跟着作乱,俞美樱说过的那几句调侃的话一齐涌进脑袋。

“你跟你家小师弟现在算怎么回事儿?”

“……你现在就像个被男朋友查岗的小女孩儿。”

“……他对你用多少心,他自己清楚。”

晦暗的灯光下,程杳懵懵地看着陈觅言,他清俊的轮廓在柔光中渐渐虚化,缥缈得难以企及,程杳一震,眨了眨眼。

还好,他还在。

程杳安心了。可是转瞬她就意识到好像有哪里不对。

她低着头,脑子里搅浆糊似的,陈觅言就在这时唱完了,他在一阵掌声中走过来,重新坐回她身边。

对面的沙发上,一双眼睛跟着他移过来,落在他和程杳身上。

“陈觅言还是那么帅哦。”旁边的女生叹了一声,苏盈收回目光,不咸不淡地笑了一下:“是啊。”

而程杳这边,自从陈觅言坐过来,她就莫名感到有些不自在,尤其是他压低声音凑近了问她累没累的时候,程杳下意识地往边上挪了挪。

陈觅言没有注意她的动作,仍旧柔声跟她说话:“要是觉得累了,我们就先走。”

“好,那……先走吧。”程杳低声说。

跟其他人道别后,陈觅言就在众人暧昧的目光中带着程杳先走了。

谁知道,他们刚出门,苏盈就跟出来了。

“程师姐!”

程杳停下脚步,看到苏盈踩着高跟艰难地跑过来。

“怎么了?”程杳问。

苏盈走近,不动声色地瞥了陈觅言一眼,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对程杳笑笑:“师姐,刚刚吃饭我酒喝得过了,现在有点头晕,不知道师姐住在哪儿,我方不方便搭个顺风车?”

程杳刚要说话,就听陈觅言开了口。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