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节(1 / 2)

亲爱的对方辩友 君约 1487 字 7个月前

十五分钟后,陈觅言出现在程杳门外。他敲了下门,里头没动静。

陈觅言心里一沉,掏出手机给程杳打电话,门却开了。

程杳穿着灰白色睡衣,脸色苍白,头发凌乱,额边和鼻尖都沁着细汗,她一只手撑着门把,一只手扶着门框,很虚弱。

“陈觅言……”她揉了揉额头,身子摇摇晃晃。

陈觅言顾不得放下手里的袋子,跨步过去扶住她,感觉到她身上反常的热度,他一惊,抬手覆上她的额头,那里烫得吓人。

“你在发烧!”陈觅言扔下袋子,将她整个揽到怀里,“师姐,我们去医院。”

“不用……咳咳”程杳声音沙哑,“陈觅言,你别紧张……明天就没事了。”

“不行。”陈觅言不由分说将她打横抱起来,怀中瘦弱柔软的身体像没有重量似的。他忍不住将她抱紧。

程杳一点也不想去医院,她想叫他放开她,但一张口就咳嗽。她捂着嘴巴,在他怀里咳得眼泪都出来了。

“师姐,别说话。”陈觅言很心疼。他以为她只是有点咳嗽,没想到她病成这样。

程杳好不容易咳完,眼睛里湿濛濛的,她肚子疼得快死掉,脑袋里的理智烧成了浆糊,拽着陈觅言的衬衣求他:“不要去医院……陈觅言,求求你,不要去医院……”

陈觅言心绞成了一团。

“好、好,我们不去……”他轻声哄着,很快抱她进卧室,然后去取自己带来的感冒药,不一会,他拿着药、端着热水进来。

“师姐,先吃药。”

程杳晕晕乎乎地吃下他手里的药。

“师姐,你先睡。”他将她的身子放平,帮她盖上被子,转身出去打电话,过了一会他拿了条湿毛巾进来,敷在程杳额上。

额头上凉凉的,很舒服,程杳睁开眼睛,陈觅言抚了抚她的额发,轻声说:“师姐,你烧得太厉害,我现在必须去买退烧药,你睡一会儿,我很快回来。”

程杳目光虚虚地望着他,苍白的唇瓣动了动,想要说话,唇上忽然一凉。

陈觅言用拇指覆住她的唇。

“嗓子难受就别说话。”他收回手,对她笑了一下,眼神温柔得不像话。

“我很快回来,很快。”

——

程杳醒来时是半夜。她睁开眼,一片黑暗。

脑子里顿时轰隆一声。

几秒钟后,陈觅言听到房里的动静,飞快地从沙发上起身,奔进卧室。

“师姐!”他按了顶灯的开光,雅白的灯光流泄下来,卧室里一片明亮。

程杳赤足坐在地板上,一脸惊惧,睁大了眼睛盯着头顶的水晶灯。

“你关了灯?”几秒后,程杳转过脸,惶然地看着陈觅言。

她说:“我以为我又瞎了。”

陈觅言呼吸重重一颤。

他一步跨过去,俯身,紧紧抱住她。

“对不起,我不知道。”他极温柔地抚着她软软的头发,又一次说,“对不起。”

折腾了这么一遭,程杳又被陈觅言抱到床上睡了。

她睡着后,陈觅言没有关灯,默默在她床边坐了许久。

程杳再次睡醒,天已经亮了。

昨晚的事记不大清楚,但她感觉到身体舒服多了,头不晕了,肚子也不怎么疼了,只是嗓子有些干,声音还是哑的,而且夜里出了一身虚汗,腻得慌。

她掀开被子爬起来,走到客厅,听到厨房里有声响。走过去,看到陈觅言忙碌的背影。

他在煎鸡蛋。

他站在那里,右手拿着锅铲,衬衫的袖口挽在手臂中间,露出劲瘦的手腕,修长挺拔的身影明显与这间过于狭窄的厨房不太协调。

但那背影好看得惊人。

程杳看了许久,直到陈觅言煎好鸡蛋。他转身去拿厨柜里的碟子,一眼看见站在门外的她。

他愣了一下,随后放下锅铲,大步走过来。

“怎么起来了?”注意到她的脸色仍旧苍白得很,他有些担忧,“还难受吗?”

“不难受,我好了。”程杳说,“你在做早餐吗?”

“嗯。”陈觅言抬起右手,手背贴了一下她的额头,很快收回,神色轻松了些,“还好,没再起烧了。”

程杳低下头,感觉到被他碰过的地方热了一下。她朝厨房里望了望,想起了什么,很惊讶:“我记得……我这里没有食材,连、连锅铲也没有……”

“我去买来了。”陈觅言微微一笑,“你可以去洗脸了。”

“哦。”

程杳转过身往卫生间走。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