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节(1 / 2)

亲爱的对方辩友 君约 1405 字 7个月前

“对!”乐菱赶紧拉她绕到右边车门,“程姐姐,你看……”

程杳看到她指的地方被蹭掉了一大块漆。

“怎么回事?”

“我有罪。”乐菱哭丧着脸把前因后果解释了一遍。

原来陈觅言三天前出差了,乐菱一个人住在他家里,就从屋里偷了车钥匙,前两天开得好好的,谁知今天早上跟人碰了一下,就蹭成了这样。

她本来想神不知鬼不觉地开回去放在原处,装作从来没有碰过的样子,偏偏陈觅言今天提前回来,现在已经在家里了,还说开车来接她吃饭,她赶紧找了个借口说加班,请他晚一点来,这才逃过一劫。可这不是办法啊,只要陈觅言开抽屉找车钥匙就会发现一切。所以她才来找程杳帮忙。

程杳听完松了一口气,只是一块漆,没出车祸,不是什么大事。

“只是刮坏一点,你道个歉,他不会在意的。”程杳想陈觅言又不是什么小气鬼,不至于计较这个。

乐菱却不这么看,“关键不是这个,一块漆是小事,重点在于我偷开了他的车!”乐菱越说越急,“程姐姐,你不了解情况,我学车学了两年,可惜车技很烂,到现在还没拿到驾照不说,还出了好几次小车祸,我爸妈禁止我开车,我求了表哥好久,他都不借车给我,这回要是被他知道我干出这种事,他一定会跟我爸妈说的,到时我妈一定飞奔过来劈死我!”

“你没拿到驾照?”程杳脸色严肃起来。

“……对啊。”乐菱苦着脸,“所以我想趁我表哥不在多练练嘛!”

“练车不是这么练的。”程杳有些无语,“也难怪你表哥不借车给你。”

“我知道错了,程姐姐,你帮帮我好不好,这两天我先滚回学校避避祸,你顺便帮我在表哥面前说说情,好不好?”

程杳没应声。其实她已经很久没碰过车。但看这情况,必然不可能再让乐菱开回去,出点什么事就糟了。

最终,程杳答应了。

虽然她有三四年没开车,有些生疏,但很快就找回了熟悉感。将乐菱送回师大,她就往云水湾行驶。

她没有注意到后面有辆车一直跟着她。

五点十分,她到了云水湾的正门口。她正要开进去,忽然看到陈觅言的身影。

程杳把车停到一边,看到陈觅言走过来。

她还没想好怎么替乐菱解释,陈觅言已经开了车门坐到副驾驶位。

程杳愣了一下就张口瞎扯:“你回来啦?那个……你不在时,我拜托乐菱借了你的车用,还有……今天不小心擦了一下,那边掉了一块漆,修理费我赔给你。”她伸手指着右边车门处。”

陈觅言神情温和地听着她瞎扯,直到她说完。

他微微敛眸,低沉的嗓音说:“修理费可能不便宜。”

“……没关系。”

“真的会很贵。”

程杳点头:“嗯,你给我账号,我到时转账给你。”

陈觅言望着她,薄唇轻扬:“师姐,原来你这么傻。”

程杳一呆。

陈觅言说:“我跟乐菱通过电话,她什么都招了。”

程杳:“……”

陈觅言笑容更灿烂:“我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能骗一大笔修理费。”

“我也没想到你这么会骗人。”

程杳语气很不满,鼓着嘴扭过头不看他,但她脸上却没有怒意,相反,她这样子居然莫名带了点娇嗔的味道,陈觅言从没看过这样的程杳,他一时看得愣了。

“乐菱说让我帮她求情。”程杳忽然转回脸。

陈觅言陡然回神。

“你不会已经跟她父母报告了吧?”程杳问。

“我像爱打小报告的人?”陈觅言有点不满乐菱在程杳面前毁他形象。

程杳笑了下:“乐菱是这么说的。她很害怕。”

“她知道怕就好了。”

“她只是想练车。”

“练车不是这样练的。”

程杳想起自己也对乐菱说过这话,有些想笑。这时又听到陈觅言说:“不该纵容她。”

程杳慢慢笑出声。

陈觅言有些莫名奇妙。

程杳边笑边说:“陈觅言,有没有觉得我们现在特别像一对啰嗦的父母在讨论家里小孩的教育问题?”

陈觅言听完一愣,随即慢慢弯了眉眼。

“的确很像。”他点着头,望向她的目光又深又亮。

程杳没说话,眼睛里还是笑着的。

“师姐,我们去吃饭吧。”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