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节(1 / 2)

亲爱的对方辩友 君约 1542 字 7个月前

程杳盯着梨和苹果犹豫了一下,然后把苹果丢回去,走到垃圾桶边削梨。

“吃吧。”她削好梨递给陈觅言。

“你怎么不喂我了?”

程杳一愣,抬头看到陈觅言一脸认真的样子,她叹了口气,切了一小块送到他嘴边:“少爷,吃吧。”

“谢谢。”陈觅言笑得很诱人犯罪。

程杳心里跳了一下,转瞬她别开视线,望了望窗外说:“要下雨了。”

“对。”陈觅言吃完一块梨,看到程杳又切了一块,他咬到嘴里。

一个梨还没吃完,乐菱就来了,看到病房里的景象,她惊呼了一声:“哇,好多花!”

“对啊,都可以开店了。”程杳说。

“哥,谁送来的?”乐菱跑到床边。

“公司的同事。”

“哦。”乐菱点点头,“一定都是女同事吧。”

陈觅言淡淡看了她一眼,乐菱立刻闭上嘴。

“对了,程姐姐,大家也问到你了呢。”她对程杳说。

“哦。”程杳的反应淡淡的,显然并不是很关心这个。

乐菱带了午饭来,他们一起吃了,到了一点多,乐菱就回公司了。

晚饭是俞美樱带来的,很丰盛,还有一桶排骨汤。程杳喂给陈觅言喝,俞美樱在一旁看着,一脸意味深长。

等陈觅言喝完了汤,程杳抽出纸巾帮他擦嘴。陈觅言眼神温柔地凝视着她。

俞美樱走过来拍了下程杳的头,很欣慰地说:“真贤惠,做你男人也挺幸福的。”

陈觅言听了有些窘,耳朵红了红,但是看得出来他很开心。

程杳不动声色地看着陈觅言的表情,捏着纸巾的手僵了一下,她扭过头给了俞美樱一记白眼。

“别胡说。”她用唇语说。

俞美樱笑了一声,没理她,收拾好东西就出去了。

程杳再转回脸时,就看到陈觅言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灼灼地望着她,很愉悦的样子。

她愣了一下,随即低下头,躲开他的视线,自顾自地说:“医生说你的头没什么问题了,再过几天伤口也要痊愈了。”

“嗯。”陈觅言应了一声,说:“这几天辛苦你了。”

“应该的。”程杳抬头冲他笑,“谁让你是我救命恩人呢。”

陈觅言脸上的笑容突然有些僵。

他默了默,说:“那没什么,你不要一直记着这个,我……”

他没说下去。想起那天,他心里仍一阵阵地狂跳。

他说他要她,她答应了。

一直到现在,他想起来仍像做了一场梦,不敢相信。这几天,她对他很好,非常好,就像俞美樱说的,像是把他当她的男人在照顾一样。

对这一切,他受宠若惊。然而,又不可避免地感到不安。

他知道,程杳不是以前的程杳了,她捉摸不定,像一阵风。

他怕这一切都只是因为那个讨人厌的“救命之恩”。而不是因为……她也有那么一点喜欢他。

——

陈觅言在医院住了八天,程杳一连八天都陪着他。这期间,苏盈来过一次,她不知道从哪里得知陈觅言住院了,抱了花过来。但她没待多久,因为她进来时,程杳正在帮陈觅言擦脸。

苏盈的脸当时就白了,她没说几句话就走了。

八月二十二号,陈觅言出院的日子。

俞美樱开车送他们。

到了云水湾,俞美樱没有多待,她走后,屋里就只剩下程杳和陈觅言。

“饿不饿?”陈觅言倒了一杯水给她。

“不饿。”程杳没抬头,坐在沙发上摸着Robby圆滚滚的身子。显然,这几天乐菱把它养得很好。说起来Robby真是一只奇怪的猫,上次对她还很排斥,这回居然变得很温驯了。

陈觅言在她身边坐下来,温声说:“师姐,晚上我做咖喱牛肉给你吃好不好?”

“咖喱牛肉?”程杳抬起头。

“嗯,你以前很喜欢吃的。”

“哦。”程杳应了一声,说:“可是你刚出院。”

陈觅言笑笑:“没事的,伤口都没感觉了。”

“那好。”程杳说,“等一下我们一起去买食材,晚饭一起做吧。”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