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节(1 / 2)

亲爱的对方辩友 君约 1196 字 7个月前

炒青菜和煮汤都很简单,程杳几年前做过几次,所以她还是很有信心的。

十五分钟后,两样都好了。陈觅言进来帮她端到餐桌上。他们坐下吃晚饭。

“青菜看起来不错。”陈觅言评价道。

“吃起来应该也不错。”程杳夹了一根吃下去,对他说,“你试试看,是不是太淡?”

陈觅言依言夹了一根,一进嘴表情就僵了。但他没说什么,还是吃下去了。

“淡了吗?”程杳一直注意他的表情,看到他刚刚皱了眉。

“我放过盐了。”她说,“不知道是不是少了点。”

陈觅言吃了根豆角,抬头笑着说:“师姐,你捉弄我啊。”

“我哪里捉弄你了。”程杳一脸无辜,又夹了一根青菜,“这个……有那么难吃吗?”她嘟囔着,慢慢吃进嘴,“我控制过盐的用量啊。”

吃完,她又把筷子伸进去。

陈觅言终于看出她不是在戏弄他。

他静静看了她一眼,舀了一勺汤喝。

“怎么是甜的?”他皱起眉。

“啊?”程杳愣了,“甜……甜的?”不会吧?难道她错把糖放进去了?

“你喝。”陈觅言舀了一勺汤给她。

程杳懵懵地喝下去。

“是不是很甜?”他盯着她的眼睛问。

“唔……”程杳吞吐了一下。

“大概……真的把糖当成盐了。”她挑挑眉,“你知道的,我第一次做,不太熟悉,不好喝就别喝了。”

她站起来,想把汤端进厨房倒掉。

“师姐,你怎么了?。”

陈觅言低沉的声音隔着满桌佳肴传过来。

程杳的手突然僵住了。

“什么?”

“汤很好喝,不是甜的。”陈觅言站起来,神色凝重地望着她。

程杳直视着他,转瞬重新坐下。

“师姐?”陈觅言的声音绷得很紧。

“没什么。”程杳轻吸了口气,盯着绿油油的青菜说:“我吃不出味道。”

“什么意思?”陈觅言觑着她。

程杳仰起脸,视线与他相接:“这些菜是咸的甜的对我都一样。我没有味觉。”

陈觅言愣住。

“什么时候开始的?”半晌,他低着声问。

“大概……有五年了吧。”

陈觅言的眼睛更加深黯:“是什么原因?”

“不知道,那时候生了病,好了之后就这样了。”

“医生怎么说?”他的手捏紧。

“没怎么说,也说不出什么。”

“所以……之前我们吃了那么多次饭,你都……吃不出味道?”

“嗯。”

陈觅言不再问了。他一直看着她,不知在想些什么。气氛变得古怪起来。良久,他抿了抿唇,轻轻喊:“师姐……”却没说下去。

程杳一直看着他的表情。过了一会,她居然笑了一下。

“没关系,陈觅言,我已经很习惯了,你不知道,这样也有很多好处,我现在不挑食了,什么都能吃,营养很均衡,而且生病吃药也不怕,所以你不必……”

不必露出那样的表情。那样……心疼的表情。

——

一顿饭草草吃完,程杳要洗碗,陈觅言不让,她懒得跟他争,坐到沙发上胡乱换电视频道。

陈觅言洗好碗走出来,在她身边坐下。

程杳望着电视,他望着程杳。

过了一会,程杳扭头说:“你一直看着我做什么?”

陈觅言没做声。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