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节(1 / 2)

亲爱的对方辩友 君约 1264 字 7个月前

陈觅言喉头一热,身体瞬间僵硬了一下。

程杳无知无觉,柔软的身子贴在他怀里,沐浴过的身体和头发都散发着馨香。

陈觅言勉强稳住失序的心跳,轻轻握住一缕头发,慢慢吹干。

Robby被他弄到客房去了,此刻卧室除了电吹风的声音,只有他们的心跳和呼吸声。

“师姐,你的头发很好。”陈觅言突然低声说道。

程杳闭着眼睛没动,懒懒地嗯了一声。

陈觅言吹好一边,说:“师姐,转过来。”

程杳很乖地挪了一下身体,转过脸换了个姿势继续靠着。

陈觅言将她每一缕头发都吹干了。他放下吹风机,望了望怀里的人,眉眼逐渐深沉。

“好了?”程杳没睁眼,贴着他的胸口瓮声问道。

没听到陈觅言的回答,额上却突然被一抹温热贴上。

陈觅言温柔地亲吻她。

程杳微微一颤。她睁开眼,对上陈觅言湛黑的眸子。他的脸颊浮出一抹薄红。

“师姐……”他张了张嘴,唤了一声又抿紧唇。

程杳仰着面庞,视线之内尽是他清俊的眉眼。

她抬起手,触碰他的眼廓、鼻梁和薄唇。她纤细的指在他微烫的唇瓣间停留。

“陈觅言,你很好看。”她眯着眼淡淡说。

陈觅言捉住她的手指,放在唇边亲了一下。

“那你喜欢吗?”他的眸光温柔得像在水里浸过。

程杳没接话,她无声地笑起来,勾住他亲上去。

主动权很快落到陈觅言手里。他将她压到被褥间,发狠地亲她的脸,咬她的嘴。他扣着程杳的双手,十指交缠。

屋里的灯没关,很明亮。他们闭着眼与对方纠缠,呼息渐渐炙热。

陈觅言放过程杳的唇,埋首于她雪白的颈项。

他的唇在她身上一路点火,程杳喘息着,像是快活,又像是痛苦。

她不知什么时候睁开眼,目光凝着天花板的顶灯,在那一瞬间,她居然想不起身在何处。

陈觅言既凶猛又温柔,他吻她时像是要把她吞下去,可是他却缓慢而温文地抚摸她,他的手掌温暖干燥,贴着她的肌肤,轻轻捏着、揉着,听她发出小猫一样绵软低柔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停下来,贴在她身上粗粗喘气。

他唤她“师姐”,他闷哑的嗓音十分压抑,似乎很痛苦,他说:“我、我没有准备那个……”

程杳神思有些恍惚。但她听清了他的话。

她有些想笑,又有些想哭。沉默了一会,她抱住他。

“没关系。”她说,“陈觅言,做吧。”

身上的男人明显怔了怔。

“是……安全期吗?”他问。

程杳含糊地嗯一声,不再给他时间,伸手去碰他身上最热的那一处。

屋里灯光始终明亮耀眼。

陈觅言进入那一刻,程杳疼得抽气。陈觅言也意识到不对,惊慌失措地低头看她。

程杳紧紧皱着眉,脸色微白。

“有点疼。”她说。话一说完,感觉到陈觅言的动作,她立即抱住他:“别……慢点就好。”

“师姐……”陈觅言声音沙哑,闷闷的说不出话。他愣了一会,接着俯首吻她的眼睛,手往下探,极尽温柔。

结束后,两人身上都是汗。他们相拥着,无声地躺了许久,呼吸逐渐平稳。

程杳突然说:“陈觅言,关上灯吧。”

陈觅言一怔:“你……”

“关吧,我想试试。”程杳说。

陈觅言将灯关了,屋里瞬间暗下来。陈觅言更紧地抱着她,交换彼此的体温。

“陈觅言,刚刚……你舒服吗?”黑暗里,程杳睁着眼睛问。

陈觅言没料到她会问这个,整张脸热起来。

他挪了挪脑袋,额头抵住她的。“嗯。”他应道。

程杳吸了口气,低声说:“那就好。”

“那你呢?”陈觅言凑过来,在黑暗里轻轻碰了下她的唇,“师姐,你……是不是不舒服?”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