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节(1 / 2)

亲爱的对方辩友 君约 1340 字 7个月前

林颂声是中意混血,身材极好,脸蛋更是达到了妖孽的程度,站在任何地方都能成为焦点,要在人群中找到他不用费任何力气。

程杳站在原处冲他招了招手,林颂声看见她,隔着一堆人头对她笑。不一会,他已经迈着大长腿走过来。

他穿着深色西装,手里拎着一个不大不小的棕色箱子,走姿英俊倜傥。

程杳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遍,皱了皱眉:“你穿成这样度假?”

“不好看么?上飞机前开了个会。”林颂声眉眼含笑,贴过来亲了一下她的脸颊:“Goodtoseeyou.”

程杳很嫌弃地揉了揉脸。

林颂声眯着眼笑:“怎么不高兴的样子?”

“没什么高兴的事。”程杳说,“你走不走?司机在等着。”

林颂声笑着拍了一下她的肩:“走吧。

回到酒店,林颂声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沐浴。

用林颂声自己的话说,他有洁癖。用程杳的话说,他太龟毛。

等他洗完了澡,程杳带他去餐厅吃了些东西,之后他们抱着白葡萄酒坐到露台聊天。

他们上次见面是去年四月,程杳去C市之前,算一算,一整年过去了。

林颂声喝了口酒,感叹道:“还是你这丫头会享受,跑这儿躲着,每天喝酒泡吧看日落,够美的。”

程杳扯了扯唇,不置可否。

林颂声低笑一声:“怎么?真准备在这养老?”

“我可没说。”程杳也喝了口酒。

林颂声盯着她手里的玻璃杯说:“兑过水没?被你姐知道了,我这命要交代了。”

“没事。”程杳无所谓地笑笑,“天高皇帝远,她管不着。”

“那可不一定。”

“什么?”程杳扭头看他。

“你姐找过我,她问你在哪。”

程杳早就猜到这个,并不惊讶:“正常。”

这世上谁都可能对她不闻不问,唯独俞美樱不会,这一点她深信不疑。

但她也知道林颂声这人没什么好的,唯一的优点就是能勉强做个合格的树洞。他不会乱说话。

这也是为什么他那么讨人厌她还能一直忍受的原因之一。

不过这回,程杳想错了。

林颂声心虚地笑了一声:“她说还有个人在找你。”

程杳心跳漏了一下。

她抿着唇没做声,听见林颂声说:“你姐说那个人快疯了。”

程杳捏着酒杯的手猛地一紧。

林颂声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不动声色地勾了勾唇角。

过了一会,见程杳不说话,他又很随意地打着哈哈笑着说:“不过我觉得你姐那人太夸张了。”

程杳瞥了他一眼,应了声:“嗯。”

林颂声知道他提了不该提的,忙着自己找台阶下:“随便你吧,你愿意享受就好好玩,反正我在博美一直给你留个位子,不管是香港还是大陆那边,你什么时候想回来,说一声。”

程杳道了声谢。

他们干了一杯,各自回房睡觉。

但那一整晚,程杳都没睡着。

接下来的几天,程杳依然和以往一样过,散步吃饭发呆泡吧。只不过多了个人陪她一起。

林颂声连住了七天,看遍了整座圣岛,渐渐觉得腻了。

他想不通这么小的地方程杳怎么能住两个月。

“不如,我们去迪拜跑几天。”吃饭时,林颂声提议。

“嗯,你去吧。”程杳扒拉着盘子里的意粉,连头都没抬。

林颂声讨了个没趣,闭上嘴不说了。

饭后,他们沿着小道散步,顺路看看各式小店里来的新花样。

林颂声挑了几条与自身气质极其不符的石头链子,被程杳鄙夷了一通。

林颂声很不服气:“你看看你挑的什么?这种蓝眼,遍地都是,有什么特别?”

“没什么特别,我辟个邪。”程杳挑了挑眉,把小小的蓝眼睛饰物塞进包里。

傍晚,他们去海边走了走,回来时经过餐厅,林颂声要了两块小汉堡,塞一块到程杳嘴里,弄得她满嘴酱。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