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节(1 / 2)

亲爱的对方辩友 君约 1108 字 7个月前

“陈觅言,我师弟。”程杳介绍道。

没等林颂声说话,她指着林颂声说:“我朋友,林颂声。”

陈觅言站起来,面无表情地伸手:“你好,林先生。”

林颂声浓眉一挑,眼睛里漫出笑意。他伸手与陈觅言相握:“你好。”

程杳淡淡瞥了他一眼,目中有警告的意味。

林颂声不以为然,主动跟陈觅言说话:“真巧,你也是来旅游的?”

“不是,”陈觅言说,“我来找人。”

“哦,找人啊……”林颂声若有所悟地点点头,意味深长地瞥到程杳身上。

程杳没理他们两个,低头吃东西。

林颂声在她同侧坐下,无所顾忌地挨过去:“诶,昨晚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程杳的语气很平淡,听不出不满。

林颂声见她兴致不高,就闭了嘴,转而跟陈觅言交谈,说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废话。

陈觅言的态度不咸不淡,林颂声问一句,他答一句,像对待一个很普通的陌生人。

一顿饭吃完,程杳几乎没开口。

“Dear,今天有什么活动?”林颂声如往常一样懒懒地勾着她的肩膀问。

程杳感觉到另一个人的气息陡然冷了。

她推开林颂声:“没活动,你自己玩吧。”

林颂声很失望:“可我明天要走了。”

“明天?”程杳有些意外,“不是说有一个月?”

“出了点事,我得回去处理。”林颂声捏了捏眉心。

“哦。”

“哦?”林颂声想吐血,“这就是你的反应?”

“不然呢?”

林颂声简直不想理她了。

“喜新厌旧!”他很不高兴地说,“用完了就踹,你狠。”

程杳呛了一下,下意识地超陈觅言望了望,果然看见他脸色极差。

“说够了就回去收拾行李吧。”她有些烦躁地瞪了林颂声一眼。

林颂声报了仇,心里痛快了,得意地冲她勾了勾嘴角,站起身。

临走时,他没忘跟陈觅言打个招呼:“小师弟,这种没心没肺、三心二意的女人还是留给你吧。”

林颂声走了。

程杳看见陈觅言低着头,他的脸色始终没缓过来。

“别听他胡说。”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解释。

陈觅言没做声。

程杳有些躁。“你不信就算了。”她站起身要走。

“我信不信,你在乎么?”他沉缓的声音拽住她的脚步。

她站在那里,心里有什么在烧着,让她极不舒服。

“我不在乎,我为什么要跟你解释?”她转过身,目光森冷,声音里夹着火。

她知道自己在生气。这太不对劲了。

她转身就走。

陈觅言愣在那里,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匆忙追上去。

程杳回了房间,坐到窗台上平复烦乱的心绪。

陈觅言跟着进屋,站在那里,迟迟不敢上前。

他回味着程杳最后那句话,仍然不能确定那话里包含了什么。

半晌,他走到她身边,轻声喊她。

程杳没应声,一直看着窗外。

陈觅言在她身边坐下,握住她一只手。

程杳以为他要说什么,但陈觅言没出声,他安静地陪她坐着。

良久,程杳抽了抽手。

“都是汗。”她说。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