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节(1 / 2)

亲爱的对方辩友 君约 1230 字 7个月前

第26章

那些事对程杳而言,是噩梦。永生不愿回想。

但她现在要说给陈觅言听。

“记得我跟你说失去味觉的事吗?”

陈觅言蹙着眉点头。他猜到她要说什么了。

“其实不是因为生病,是中毒。”她声音很平静,像在叙述别人的故事,“是我妈妈做的。”

她说到这里,感觉到手突然被陈觅言握紧了。

她看了陈觅言一眼:“我没事。”

陈觅言没做声,黑湛湛的眼觑着她,目光极复杂。

程杳想了想,说:“我爸爸有了别的女人,大概在我两岁的时候,我妈妈也知道,我初中时,他们分居了,但谁也没有告诉我,我一直以为他们感情很好。那时我在外地上学,周末回家,每次他们都很高兴、很亲密,我不知道他们只是为了骗我。他们谈好了条件,等我上完大学去国外,他们就离婚。”

想起那些旧事,程杳依然觉得自己傻得可以。明明有很多苗头,她却从来没有放在心上。

她吸了口气,语速更慢了:“后来我毕业走了,中间有一次放假,我偷偷回来想给他们一个惊喜……”

她垂了眼眸,声音低下去。

陈觅言听得难受,将她的手攥得更紧。

他想叫她别说了,别去想了,但又希望那些压在她心里的痛苦都能被倒出来,不再折磨她。

程杳调整了一下心绪,“就那一次,我中了毒。是我妈妈从她实验室弄来的,她放在汤里,本来要给我爸爸喝,结果被我先喝了。”

她说到这里,顿了顿,才往下说,“我中毒昏迷,我妈妈崩溃了,没等我醒来她就自杀了。”

这些事陈觅言已经从邵岳那听过一遍,但此刻由程杳自己说出来,他的心疼只增不减。

他沉默地抱住她。

“陈觅言,我没说完。”程杳拍拍他的肩,声音很平静。

“好,你说。”他退开,但仍紧紧捏着她的手。

程杳说:“我至今不太清楚我中的毒是什么。她大概对我爸爸太绝望了,所以弄出那样的东西。陈觅言,我不想对你隐瞒什么,”她看着他,“我不再是你以前认识的程杳,我现在很糟糕。”

陈觅言想说什么,程杳打断他。

“陈觅言,我性格很糟,经常控制不住自己,就像那次车祸……我现在27岁,我记性很差,医生说,等我过了三十岁,只会越来越差,可能什么都记不住,没办法正常生活,等我再老一些,身体器官的化学性衰竭会更明显,我比别人更容易生病,也会比别人早死,我没有味觉,做不出好吃的饭……还有,陈觅言,我不能生孩子。”

看到陈觅言脸上震惊的表情,她突然有些说不下去。

混混沌沌的那几年,她根本不在意自己的身体有多糟,不担心什么时候会死掉,更不会去想生孩子的事。但现在……

“医生说我很难怀孕,我的身体也不可能生出健康的孩子。”

她低下头,再抬眼时发现陈觅言的眼圈红了。

一直平淡的语气出现裂缝,她声音微颤,“陈觅言,我这辈子已经毁了。”

顿了顿,她稳住声音:“我说完了,陈觅言。”

“如果你后悔了,那就走吧,如果你这一次不走,那……”

那怎么样呢?

程杳狠狠咬了一下唇,淡粉的唇瓣立刻红得像血。

她无声地对他说出下一句——

那我这辈子都不会放了你。

陈觅言眸眶通红。

万千情绪在他眼里和心里升腾。

片刻后,他重新抱住她。

“你说话要算数。”

我不走,所以你也不能反悔。

——

林颂声离开后,程杳和陈觅言在圣托里尼留了一周。

陈觅言是初次来圣岛,程杳带他将整个圣岛跑了一遍。第六天,他们回到Oia。

晚饭后,他们在露台吹风,谈起回程。

陈觅言告诉程杳机票订好了。

“嗯。”程杳应着。

陈觅言注意到她有些心不在焉。

“不想回去吗?”他问。

程杳摇头:“不是。”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