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节(1 / 2)

亲爱的对方辩友 君约 1200 字 7个月前

“呃……”

程杳语结。她的确没有想过。

陈觅言浓眉微皱,顿了顿,他轻声问:“那你有没有想过……结婚的事?”

“结……结婚?”程杳稍稍睁大眼睛。

看来她根本没想过。

陈觅言更失落了。

“……不是说这辈子都不会放了我吗?”

他的语气竟有一丝委屈。

程杳莫名生出愧疚,支吾道:“……我在想啊。”

“是吗?”陈觅言眸光晶亮,“要想多久?”

程杳抿着唇沉默了一会,说:“你想结婚?”

陈觅言点头。他当然想了。

程杳认真看了他片刻,垂了眼。

陈觅言说:“你不用想太多,只要你愿意就好,其他的我都会处理好。”

程杳没应声,几秒钟后她抬起头,一副恍悟状:“不对啊,陈觅言,现在就谈婚论嫁是不是着急了点?我们才刚刚在一起啊。”

陈觅言捧住她的脸,凑得很近:“可我已经浪费了好多年,其实当初我就应该……”

“应该……什么?”程杳不明就里。

陈觅言顿住,目光隐晦地说:“没什么。”

程杳有些怀疑地看着他。

陈觅言又绕回先前的话题:“师姐,从现在开始好好想想,好吗?”

程杳靠过去,头抵在他胸口。

“好啊。”她应着,安静了两秒,突然仰起脸,“陈觅言,都谈婚论嫁了,你怎么还叫师姐?”

陈觅言愣了愣。

“……习惯了。”他说,“我现在改?”

“嗯。”程杳点头。她想了想,说:“陈觅言,我有个小名。”

陈觅言很惊讶:“是什么?”

“CiCi。”程杳的声音低下去,“我妈妈取的。”

陈觅言微怔,握住她的手。

“很好听。”他轻声说。

“嗯,我也觉得好听。”见他小心翼翼的表情,程杳对他笑了笑,“但俞美樱以前总说很幼稚,不够酷,所以我都不告诉别人,只有家里人这样叫,连俞美樱都喊我大名,我妈妈走后,这个名字都快被我忘了。”

陈觅言有些心疼,摸了摸她白皙的脸:“那我以后这样喊你。”

“嗯,给你一个人专用。”

她搂住他的脖子,他抱紧她。

“CiCi。”

“嗯。”

——

六月一号,力果餐厅外。

陈觅言好不容易找到停车位,一看时间,已经快到六点了。

“师兄应该已经到了。”

程杳说:“那我们走快一点,别迟到了,还要跟他商量Robby的归属问题呢。”

陈觅言笑:“放轻松,我两位师兄脾气都好,不介意这个。”

“两位?”程杳一愣。

“嗯,另一位是之前跟我合租的,最近也在C市,一道过来了。”

程杳“哦”了一声。

他们很快进了餐厅,在服务生的指引下找到206包间。

陈觅言牵着程杳,推门进去。

房间内的餐桌边坐了两个人,看到他们进来,坐在最外边的男人站起来,面容带笑:“觅言来了!”

待视线瞥到程杳,他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笑得意味深长,“哟,带家属啦?”

“刘师兄、路师兄!”陈觅言拉着程杳走过去。

刘明森往边上让了一步,另一个男人的身影进入程杳的视线。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