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节(1 / 2)

亲爱的对方辩友 君约 1058 字 7个月前

“我今天不想。”她抿了抿唇,“很累。”

陈觅言俊脸泛红,黑黢黢的眼睛望着她。片刻后,他收回手,往边上退开一些,背过身。

程杳呆滞地看着他的背。

他没有任何错。

他根本不知道路许和她的关系。

甚至……他很慌,很不安。她看出来了。

程杳心里有点儿疼。

她缓缓挪近,伸手去握他的手,感觉到他颤了一下。

他没动,任她握着。

“陈觅言。”她的头抵着他的后背,低声唤他。

陈觅言没应声。

程杳说:“你不高兴了?”

“……没有。”他的声音闷闷的。

程杳的脑袋蹭了蹭他的背。她瓮声说:“陈觅言,我今天心情很糟。”

陈觅言默了一下,翻了个身:“……因为他吗?”

第31章

……因为他吗?

程杳没有否认。

陈觅言将她揽到怀里。

“想说说吗?”他在她头顶问。

程杳沉默了一会,说:“也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一段失败的感情而已。”

陈觅言想了想,犹疑着问:“……那时不是很好吗?”

那时……

程杳当然知道他说的那时是什么时候。

那时当然很好了。

因为她像个傻子一样一无所知嘛。

和路许之间的一切,程杳已经很久没去想过了。

可是,那些过去顽固地蹲在她的记忆里,并不是忽略它就可以赶出去的。

毕竟,他们在一起快十年。

初二到大四,他独占了她整个青春。

他们在大四毕业那年八月分手。分手后第三天,程杳独自坐上飞往英国的飞机。

俞美樱在爱丁堡机场迎接她。

她还记得俞美樱见到她第一句话是“你男人呢”。

“没了。”她只回了这一句。

那年开学前半个月,她一直在生病。

而那个叫路许的男人,她再也没提起过。

想起来,仍觉得一切荒唐透了。

“我那时想了无数遍,总也想不明白最后那两年里他是拿怎样的心情对我?”

程杳枕在陈觅言胳膊上,声音又轻又细,“跟我约好结婚、申请同一所学校,最后全都变了。明明说了去英国,他却申了宾大……不要我了,却又不跟我分手,一边跟别人在一起,一边又费尽心思骗我,明明……明明大三时就跟别人订婚了啊……”

她说不下去了。

她搂着他的颈子,额头蹭着他:“抱歉,陈觅言,我不想说了。”

“好,那不说了。”他轻拍她的背,慢慢抱紧她。

程杳不知何时在他怀里睡去。

第二天醒来时,床边已经空了。

陈觅言不在。

程杳在厨房里找到他。

他像个田螺姑娘似的,很勤劳地在做早饭。一缕阳光从窗外照进来,他身上笼着柔淡的光晕。

程杳走过去,抱住他的腰。

陈觅言僵了一下。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