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节(1 / 2)

亲爱的对方辩友 君约 1181 字 7个月前

路许抿了口酒,抬头迎视他:“如果我想了呢?”

“你没资格。”陈觅言眸光变冷。

路许静默着,没说话。过了两秒,他低声说:“我十二岁认识她,十三岁喜欢她,我活到现在,生命的三分之一都是她,她也一样。陈觅言,你呢?”

陈觅言双手紧攥,手背上青筋突起。

“你没有机会了。”他眼睛微红,一字一顿地告诉路许,“是你自己没有把她守好,六年前我没有立场,但现在不一样,她是我的。”

他紧紧盯着路许,“路师兄,她已经是我的了。”

——

程杳回去时,已经是深夜。

俞美樱开车将她送到楼下。

程杳上楼开门,屋里居然还是黑的。

陈觅言没回来。

程杳开了灯,在玄关站了一会,找出手机拨出陈觅言的电话。

响了很多声都没有人接。

程杳怔怔地握着手机。过了一会,她重新换了鞋出门。

电梯还没上来,她等不及,直接从楼梯跑下去。

刚出了云水湾大门,她的电话响了。

来电显示是陈觅言。

她赶紧接听,却不是陈觅言的声音。

电话那头的男人很焦急:“是弟妹吗?我是刘明森,觅言出事了,你快来医院一趟!”

第32章

程杳从接到电话到赶到市一院,只花了十五分钟,她出现在急诊室外面时,刘明森狠吃一惊。

“这么快?”

程杳满头大汗,脸庞通红:“陈觅言呢?”

刘明森还没回答,护士扶着陈觅言出来了。

他头上包着纱布,衬衣上血迹斑斑。

程杳吓了一跳。

陈觅言看到她,也是一愣。

“怎么回事?”她跑近,搀住他的胳膊,闻到他身上的酒气。

“你怎么来了?”陈觅言脸色略有些苍白,神色惘惘的。

刘明森走过来,把手里的电话递给他:“喏,我打电话给弟妹的,你弄成这样,我能不通知家属吗?”

“我没什么事。”陈觅言看到程杳一脸担心,低声说道。

程杳盯着他受伤的脑袋:“怎么弄的?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留院观察,但我感觉不需要,回家吧。”

程杳没理他,对刘明森说:“刘师兄,麻烦你看一会他,我去办住院手续。”

“不用……”陈觅言想拉她却没拉住。

刘明森扶他到椅子上坐下,劝道:“还是留下来看看吧,这伤的可是脑袋,不是小事,弟妹这么担心也能理解,住院观察观察也好。”

陈觅言心里有些责怪刘明森擅自通知了程杳,但他知道刘明森也是好心。想了想,他没说什么,只叫刘明森赶紧回去,别耗在这儿了,毕竟已经很晚了。

但刘明森还是等到程杳办好手续回来才离开。

程杳扶着陈觅言去了病房。

她揪着他的衣服仔细看了看血迹。

“脱下来吧,先换病号服。”

陈觅言把衬衫脱下来,程杳收到一边。

“你躺上去。”

陈觅言依言躺下,眸珠看着她,不大敢说话。

因为她看起来不太高兴的样子。

程杳坐到床边,盯着他的脑袋看了好一会儿,问:“发生什么事了?”

陈觅言看着她,不知道怎么开口。

程杳眸光动了动,硬着声问:“……不是路许干的吧?”

陈觅言愣了一下,随即摇头:“跟他没关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