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节(1 / 2)

亲爱的对方辩友 君约 1366 字 7个月前

路许皱紧了眉,微微垂眸:“当年的事,你连一句解释都不愿意听,所有的联络方式都换了,我给你邮箱里发了许多邮件,你都没看过吧?”

“我早就不记得那个邮箱了。”

他说:“那我现在说给你听。”

程杳扯了扯唇:“你说啊。”

路许低着声说:“CiCi,当年我并不是恶意欺瞒你,那时我毫无选择,作为长孙,爷爷临终前的愿望我不能不满足,我跟杜诗说好了,那只是一场戏,期限是三年,她同意了,唯一的条件是大四毕业我要跟她一起去宾大,我绞尽脑汁骗你瞒你,只是怕你不信我,我想等到了期限,一切解决了再跟你坦白,只是没想到你还是知道了……”

程杳低着头没说话。

两个人安静了半分钟,程杳拎着包站起来:“好了,到时间了。”

路许微怔,眼中渐渐流露出失望。

“你根本没兴趣听。”他说。

“是。”程杳平静地说,“我只想快点见到陈觅言,路许,六年前,我欠你一句再见,今天补给你。”

“再见。”她说完转身朝门口走去。

第33章

程杳在门外刚按了一下门铃,门就开了。

“回来了?”陈觅言微微带笑的脸庞出现在眼前。

程杳嗯了一声。

陈觅言拿过她手上的包,弯腰将拖鞋拿出来,看着她换好鞋。

“饭好了。”他说。

“哦。”

“你先坐一会。”陈觅言转身往厨房走,刚迈了两步,程杳从身后抱住他的腰。

她将脸贴在他宽阔的背上。

“陈觅言。”

陈觅言心里被她瓮瓮的声音挠了一下。

他没敢动,温声问:“怎么了?”

程杳没说话,摇了摇头,但陈觅言看不到,只感觉到她的脑袋在他背上挪了挪。

“工作太累了?”

程杳含糊地嗯着。

“那就别做了。”他捉着她的手分开,一转身将她抱到怀里,“我养你。”

程杳微愣了一下,尔后轻笑了一声:“养我要花很多钱的。”

“我有钱。”他很认真地说,“养你没问题。”

“是么?”程杳踮脚,两只手挂到他的脖子上,嘴唇贴着他的下巴。

她调侃他:“你才工作几年啊,这么大口气……”

陈觅言一顿,抿了抿唇:“总之,我会让你过得很好,不用担心。”

程杳没接话,目光幽幽地望着他。

陈觅言以为她不相信,又说道:“相信我。”

程杳唇角扬起来。

她笑着:“我没不信你啊。”

说完,亲吻他的嘴角,“不过我现在还没厌倦工作呢。”

她主动亲近,陈觅言哪有拒绝的可能。

两个人好一顿纠缠,许久才分开。

程杳舔了舔被吮红的唇,惹得陈觅言心里又是一阵热。

他抱紧她:“我们结婚好不好?”

程杳的脸僵了一下,说:“现在跟结婚也没什么两样啊。”住在一起,每天都能看见对方,的确跟夫妻没什么区别。

“不一样。”陈觅言的语气很执着。

程杳沉默了一会,叹气:“陈觅言,我有点怕见你家人。”

陈觅言愣了一下,显然他没有想到这个。

程杳低下头,难得露出纠结的一面:“你知道,我现在有多糟糕,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愿意毫无理由地接受我。”

话说到最后,她的声音低下去,显得有些无奈,陈觅言听得心疼。

他握紧她的手说:“我父母很好的,他们虽然关心我,但并不会干涉我的决定,而且,你很好,一点也不糟糕,不要这样想。”

“那是在你眼里吧,”程杳仰头看他,眸子里带着笑,“拜托你客观点,在别人看来,我现在的样子算是糟糕透了,是个大麻烦吧。”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