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节(2 / 2)

亲爱的对方辩友 君约 1563 字 9个月前

不过不是羞的,是气的。

“吃醋?这话是那混蛋跟你说的?”

“难道不是?”程杳耸了耸肩,“因为他维护了别的女人,所以你一直耿耿于怀。”

俞美樱气不打一处来:“程杳你被他洗脑了吧?这根本就不是吃醋的事,他明明很清楚那个作品对我有多重要,明明是那个女人剽窃了我的构思,在我以为他一定会伸张正义的时候,他选择包庇她!是他毁了我们之间那么多年的兄弟交情!我对他失望透顶,不绝交还留着过年吗?”

程杳默默听完她噼里啪啦的指控,扯了扯唇说:“他当时的处境如何,你心里也清楚吧?做那样的选择他比你更受折磨,小不忍则乱大谋,那么做也只是为了赢得对方信任,说白了,只是演了场戏而已,再说,他后来不是真心认错还想补偿你吗?”

“认错就能抹掉一切?”俞美樱冷冷一笑,“别告诉我如果路许回来跪在你面前跟你认错,你他妈会要他?”

当然不会。

程杳皱起眉:“这根本是两件事,性质完全不同。”

“没什么不同。”俞美樱哼道,“都是死罪,杀无赦。”

程杳:“……”

说不下去,只能闭嘴。

第二天下午,陈觅言一行三人乘坐飞机到达G市。走出机场时,已经快四点。

梁瑜安提前安排了司机过来接他们。

车子行了半个小时,到了陈觅言家。

是梁瑜安开的门。

陈觅言喊了一声“妈”,程杳跟着后头喊“阿姨”,乐菱则是十分亲热地凑过去拥抱梁瑜安:

“舅妈,想死你啦!”

“就你嘴甜!”梁瑜安笑着拍拍她的肩,“松开,让我看看CiCi啊。”

乐菱立即十分配合地退开:“好好好,我知道你就想看程姐姐嘛。”

梁瑜眼睛微微弯了,很热情地拉程杳进门:“先进屋。”

进屋后,陈觅言去楼上放行李箱,乐菱和程杳一左一右坐在梁瑜安身边。

“咦,我舅舅呢?”乐菱四处看了一遍,没找着人。

梁瑜安说:“所里新来了几件文物,他今天被叫过去了。”

乐菱哦一声,叹着:“舅舅评劳模啊,我十次来有九次都不见他人影。”

“他喜欢嘛。”梁瑜安转头对程杳说,“我跟他说了觅言要带你来,他晚上一定会回来的。”

到了晚上,陈褚果然回来了。他对程杳的态度和梁瑜安一样和善。

一顿晚饭吃完,程杳的紧张感降低许多。

陈觅言没有说谎,他的父母的确都是很好的人,从始至终都对她很温和,并没有像某些家长那样问东问西。

吃完晚饭,乐菱被司机送回她自己家。

陈觅言拉着程杳去楼上房间。

梁瑜安早就为程杳的到来做了一番准备,特意将陈觅言屋子隔壁的客房布置成女孩子喜欢的风格,墙纸都请人换了新的风格,床单被罩的色调都是她亲自选的。

程杳一进房里,看到淡粉色的房间,着实有些惊讶。

一瞬间竟像回到了从前的家里。

她呆呆站了好一会。

陈觅言牵着她到粉白的小沙发上坐下,有些无奈地说:“我妈弄的,我下午进来时也吓了一跳,好像太幼稚了点,是吧?”

程杳眨着眼,讷讷地摇头:“很好看啊……”

陈觅言捉着她的手揉了揉:“我妈不在,不用这么说,”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皱着眉,“确实太小孩子了,你要是不习惯,去我房间好了,一起住也不要紧。”

程杳连连摇头:“我没有不喜欢。”她眼睛有些热,轻声说,“陈觅言,你妈妈很好。”

陈觅言有些惊讶:“你说真的?”

程杳点头:“嗯。我就住这里。”

“那好吧。”他微微笑起来,“反正我在隔壁,随时欢迎你卷铺盖投奔。”

程杳被他逗笑。

“好啊。”

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陈褚就去了研究所,吃早饭时家里就只有三个人。

早饭是梁瑜安亲自做的,三明治做得很香。

程杳虽然吃不出味道,但也能感觉到陈觅言的好厨艺是继承了梁瑜安。

饭后,梁瑜安出去接受一个采访,陈觅言带着程杳去城郊的老宅看望祖父。

陈家老宅是一栋欧式建筑,看得出来已经有些年头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