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节(1 / 2)

亲爱的对方辩友 君约 1515 字 7个月前

陈老先生已经年过古稀,头发全白了,身体却还算硬朗,他年轻时白手起家,在G市制药业中打下半边天。虽然如今已经退下来,不再管商场上的事,但仍有很多人时常过来拜访,倒也让这座空旷的老宅显得不那么冷清。

梁瑜安昨天就已经打了电话过来。

他们一过来,就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站在园子里。

陈觅言大步走过去:“爷爷,您怎么站在这里?”

陈老先生看到他,眼睛里早就有了笑,再看到他身后的人,更是高兴得合不拢嘴:“觅言,那小姑娘是你媳妇吧?”

还在走路的程杳顿时脸一红,加快了脚步走过去。

“陈爷爷。”她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

陈老先生乐得直笑:“CiCi是吧?跟觅言一样,叫爷爷就行啦。”

程杳听话地改口。

一旁的陈觅言听到她叫“爷爷”,看上去比陈老先生还要高兴。

“CiCi,我们扶爷爷进屋。”他满眼含笑,温温看着她。

“嗯。”程杳顾不上看他,走到另一边扶着陈老先生。

这时,园子门口传来停车的声音。

很快,一个穿着白裙的女孩扶着一位老人从园门口进来。

那老人带着一副老花镜,看到园子里的人,有些惊讶:“熙熙啊,你看那小伙子是不是觅言?”

阮熙熙抬头,眼睛陡然一亮:“是他!”

第35章

沙发上,阮老爷子和陈老爷子聊得很高兴。

陈觅言去厨房帮着保姆张姨切水果了,阮熙熙坐在小厅里和程杳说话。

她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皮肤白皙,模样乖巧,跟乐菱口中描述的完全不一样。

程杳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她。

阮熙熙也在看着她,倒不像看情敌的眼神,程杳觉得她的态度还算挺友好的。

阮熙熙问:“CiCi姐,你跟觅言哥怎么认识的?同事吗?”

程杳摇头:“不是,我们是校友。”

阮熙熙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宾大的校友?”

“是C大的。”

阮熙熙哦了一声,笑着说:“觅言哥也太不够意思了,那么早就有女朋友了,竟然瞒这么久,我们都不知道呢。”

听出她是误会了,程杳解释道:“我们刚在一起没多久。”

“啊?”阮熙熙很惊讶,“不是读书时认识的吗?”

“是啊,但那时不是很熟,去年碰到了才有联络。”程杳难得有耐心解释这么多,阮熙熙却像不满足一样,还想了解更多。

“觅言哥追你的吗?”

程杳一顿。

陈觅言追她了吗?好像……也没怎么追吧。他出车祸受伤那次,他们的关系就变了质,这中间似乎没什么过渡。

程杳正在想着怎么跟她表述,就听到陈觅言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对,我追CiCi的。”

“觅言哥。”阮熙熙扭头看他,笑得挺好看。

陈觅言把手里的果盘放到桌上,拿了块火龙果递到程杳嘴边:“吃一个。”

程杳看了阮熙熙一眼,接到手里才吃。

“觅言哥,你对CiCi姐真好。”阮熙熙感叹。

陈觅言没接话,温笑着看程杳。

程杳不自在地把果盘往阮熙熙面前推了推:“你也吃。”

中午,大家一起在老宅吃了午饭。

饭后,阮老爷子和阮熙熙先走。

临走前,阮熙熙看到过来说:“觅言哥,承晏大哥的婚礼你会带CiCi姐去吗?”

陈觅言点头:“嗯。”

阮熙熙哦了一声,很快笑起来:“我本来以为你今年回来还是没伴呢,还打算跟你一起去,既然这样,我就一个人去啦,到时候见。”

“好。”

下午,老宅又来了个人,是陈觅言的小叔陈让。

陈让今天三十八岁,但看起来很年轻,三十出头的样子。陈觅言小时候住在老宅,都是跟在陈让屁股后头玩,叔侄俩关系很好。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