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节(1 / 2)

亲爱的对方辩友 君约 1401 字 7个月前

在这件事上,程杳不是他的对手,她的体力很快告罄,身体软成水,脑袋伏在他肩上。

他今天似乎格外卖力,她闭着眼,蹙着眉,求他慢点。

结束时,是陈觅言帮她洗的澡。

他抱她到自己房里,慢慢帮她吹头发。

程杳浑身散了似的,没什么力气,由他帮忙。

吹干了头发,他们一起躺在被子里。

程杳的脸贴着陈觅言光裸的胸膛,温温热热的触感很令人安心。

幸福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了。

“陈觅言。”程杳喊了一声。

“嗯。”

程杳说:“我在想,为什么没能早点遇到你呢……”

第36章

两天后就是陆承晏的婚礼。

陆承晏是陈觅言的老朋友。阮熙熙和乐菱小时候总跟在他们后面玩,几个人都很熟。陆承晏结婚,他们都是要去的。

当天早上,乐菱先到陈觅言家,十一点多他们一道去酒店。

新郎新娘早已经站在门口迎宾。

陆家交游广泛,赶来参加婚宴的宾客很多,宴厅里热闹得不行。

他们一进去,阮熙熙就跑过来了,带他们找到靠前的宴桌。

“承宴大哥把我们都安排在一桌,对啦,邵岳哥也来了!”阮熙熙嗓音清脆灵动,在一堆嘈杂的声音中格外动听。

四号桌已经坐满了人。都是陈觅言的老熟人,他一过去,接二连三有人起身跟他打招呼寒暄。

看到站在他身边的程杳,众人的目光既惊讶又好奇。

陈觅言老老实实地介绍:“我女朋友程杳。”

众人立刻八卦又暧昧地“哦”一声,尾音拖得长长的,有几个关系近的还特怨念地拍拍他的肩,显然是怪他之前没交代。

只有邵岳在听到陈觅言的介绍后吃了一惊。

虽然已经隔了一年,但程杳这个名字邵岳还是有印象的。

眼下这情状,他当然不能直接跟陈觅言说什么,只是多看了程杳两眼。

确实是个好看的姑娘。但那样的背景也太……

想了想,他决定等婚宴结束了跟陈觅言聊两句。

婚礼仪式在十二点开始。一堆流程走完已经快一点,婚宴正式开始。

这种场合,无非就是吃吃喝喝、说说笑笑。

程杳左边坐着陈觅言,右边坐着乐菱,几乎全程都在跟他们两个说话,阮熙熙跟他们隔了几个位子,倒是没怎么交流。

午宴吃完,客人走了一大拨,一些相熟的老朋友留下来吃晚宴,相当于小圈子聚会,无非是叙旧聊天玩玩游戏。

陈觅言和邵岳都也在其中。

晚宴的位子重新排了一下,男人们一堆,女人们一堆。

程杳始终跟乐菱待在一块儿,听她们说天说地,有一桌甚至打起麻将来。

阮熙熙原本坐在另一桌,中途有人离开后,程杳边上空出了位子,她就坐到程杳身边。

说了几句话,程杳说要去厕所,阮熙熙正巧也想去。

她们一道去洗手间。

回来时,经过安全出口处,听到楼梯间的交谈声。

是邵岳在和陈觅言说话。

阮熙熙下意识地顿住了脚,转头看看程杳,见她也没动。

里头陈觅言的声音听不见,邵岳的嗓子倒是不小。

“居然还骗我?不是说是朋友吗?你怎么想的?她家里那个情况你也清楚,不是我说你,咱们男人嘛,就兴怜香惜玉那一套,但你也得看看清楚,现在什么年代了,人都得为自己想想,咱不说她家境复杂、父母不和,单她妈投毒这事儿就够恶劣了吧,你想她经历过那么些乱七八糟的事儿,这心理跟其他正常的姑娘能一样吗?不说这个,她当年中毒那么厉害,那身体也不好吧?你这不是找了个负担吗?这些情况,伯父伯母知道吗?”

“他们不知道。”陈觅言淡淡道,“但这都不是问题,她受过那么多苦,当时我没能陪着她已经很后悔,现在更不可能离开她,我们已经在考虑结婚的事,你别操心了。”

邵岳却是一怔:“什么?都考虑结婚了?这么快?”

“哪里快了?”陈觅言说,“我跟她认识都八年了。”

“八年?”邵岳一脸不相信,“别告诉我你八年前就有想法了啊。”

陈觅言笑而不语,伸手拍拍他的肩:“总之,谢谢你当时帮忙,我已经付过账了,这事就算结了,你得遵守保密原则吧,别乱说话,走了!”

陈觅言和邵岳回到厅里,程杳已经坐在那儿了。阮熙熙神情复杂地坐在她身边。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