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节(1 / 2)

亲爱的对方辩友 君约 1368 字 7个月前

陈觅言一头雾水。

乐菱也不解释,冲程杳挤了挤眼睛。

“我回家啦!”说着,摆摆手就走了。

“她怎么回事?”陈觅言把程杳拉进屋。

程杳摇摇头:“不知道,她就随便说说吧。阿姨回来了吗?”

“还没有,”陈觅言低头看了看她:“怎么脸色不太好?逛街累了吗?”

“嗯,有点。”她揉了揉额,“我想先去躺一会。”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陈觅言有些担心。

“没有,就是累了。”

他握着她的手:“那我送你上去休息。”

程杳说:“不用,我自己上去,我想喝香菇粥,你可以熬一点吗?”

陈觅言当然不会拒绝她。

“好,我现在就去煮。”

程杳一个人上了楼。

一进屋,她就将门反锁上了。

程杳住的房间里有个小的厕所间。

她走进去,把水龙头打开,然后拨出俞美樱的电话。

那头刚刚有人接通,程杳的手就开始发颤。

“姐,我怀孕了。”

“……程杳?”水声哗哗的,程杳又压着声音,俞美樱根本没有听清。

程杳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

她对着话筒又说了一遍:“我怀孕了。”

这回俞美樱听清了。

电话那头寂静无声。几秒后,她听到俞美樱在那头骂了一声“shit”,紧接着暴躁的声音透过听筒传进她的耳朵:“程杳,你他妈别告诉我你从来没做措施吧!”

程杳有些无力:“不是说我根本不会怀孕的吗?”她根本就没有想过会有这个可能。

“谁跟你说不会了?谁说不会了?是很难,很难是什么意思你不懂吗?哪怕是千万分之一的概率,那也是有可能!你脑子真有坑吧,多大人了,不知道出来玩要带套的啊,靠,陈觅言怎么也那么混蛋!”

俞美樱气得骂不出话了。她很费了一番力气,才稍微平静下来:“你现在想怎么办?”

程杳低着头,盯着源源不断流出来的清水。

“还能怎么办,我有别的选择吗?”

俞美樱抑住心头怒火:“陈觅言也知道了?”

程杳一顿:“我没告诉他。”

俞美樱深深吸了一口气,顿了几秒,说:“你别擅自做决定,先回来,我们找封衡再看看,再找宋医生看看,说不定孩子没什么大问题。”

程杳听着有些想笑。

她也确实笑了:“你骗谁呢,这话你自己都不信吧。”

第37章

俞美樱有一瞬没接话。过了会,程杳听到她问“多久了”。

“我不知道,我没去产科,月经也不准。”程杳确实不知道,虽然月经已经有三个月没来了,但她的月经向来不准,以前还有半年没来的情况,所以这个不足以作推断标准。

如果程杳现在她面前,俞美樱真会敲她几榔头。

“你到底能不能对自己的身体负点责?

程杳无言以对。

她很没底气地问:“现在怎么办?我得把孩子打了。”

俞美樱叹口气:“这事你得告诉陈觅言。”

程杳说:“你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那也得说。”俞美樱抬高了音量,“你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快结婚的人了,你瞒着谁都别瞒着他。我说了,你别擅自做决定,打胎不是小事,尤其是你现在的身体,你们先回来,我们先看医生。”

程杳沉默着。

俞美樱以为她没听进去,又噼里啪啦数落了一通。

程杳说:“知道了,我这两天跟他说,过几天回来。”

“好,我先联系宋医生。”俞美樱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程杳靠着墙壁站了一会,把水龙头关了,走出去趴在床上躺着。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