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节(1 / 2)

亲爱的对方辩友 君约 1240 字 7个月前

程杳借着她手上的力,就快站稳身子,阮熙熙却突然松了手。

在身后那位母亲的惊叫声中,她看着程杳跌下去。

——

程杳再醒来时是在病房里。她都不清楚是什么时间了。

好像哪里都痛,连动一下都难受。

脑袋清醒之后,她看清了病床边的人,怔了怔。

“CiCi?”陈觅言的声音有些哑,又因为看到她醒来而有些激动。

他的样子很憔悴,眼睛里有血丝,胡茬也冒出来了,像老了好几岁。

程杳想起来了。她在电梯上摔着了。

下一秒,她慌张地伸手去摸自己的肚子。

陈觅言心里一痛,抓住她的手,紧紧包在掌心。

“CiCi,别动。”

程杳表情僵硬地看着他。

“没了?”

陈觅言点了头,眼睛更红了。

程杳心里忽然就空了。

她抿了抿嘴唇,僵硬的身体松下来,像是绝望了,又像是解脱了。

这回真的是干干净净了。

程杳以为她会松一口气的。

可是现在,居然想哭。

陈觅言以为她会再问些什么,比如孩子成形了没有,是不是真的畸形之类,但程杳什么都没问。

她在哭。

在他的印象里,程杳不怎么哭,就是说起从前那些令人绝望的事时,她也没有这样哭过,陈觅言只在那次车祸醒来时看到她掉了眼泪。但跟现在完全不一样。

她像忍了很久,眼泪止不住一样。

陈觅言慌了:“CiCi……”

程杳说不出话,她只想好好地哭一次。

陈觅言伏身去抱她。

程杳没动,陈觅言搂着她的头,一遍遍帮她抹掉脸上的水珠。

许久,他听到程杳说话。

她说:“陈觅言,我有点恨我妈妈了。”

程杳没去想阮熙熙当时松手是失手还是故意。

她把那当成一场意外。如果意外没发生,这个孩子的结局也是一样。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这坏掉的身体。

而那可怕的□□,是程青弄出来的。

在过去那些年里,程杳恨钟云山,但同情程青。

但现在这一刻,知道结果以后,她比她想得要难过,以至于心里多了一份愤恨。

听到她这句话,陈觅言的心几乎被揉碎了。

他找不到任何言语安慰她。

如果这种意外发生在别人身上,男人都会说:“没关系,我们还会有的。”

但陈觅言不能说。

他亲眼看到了。那个小小的孩子已经成形了,但医生明确地告诉他能看出胎头严重畸形。就算没发生这种意外,胎儿在母体中也活不久。

陈觅言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样无力。

程杳这么痛苦,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第38章

程杳醒来后,连躺了三天才能勉强起身。

因为这个意外,梁瑜安和陈褚都知道了程杳的事,起初是从阮熙熙口中,后来是陈觅言说的。

这些□□程杳是从乐菱口中得知的。

程杳醒来当天,梁瑜安和陈褚都在医院。梁瑜安进来时,眼睛还是红红的,没有提孩子的事,只是温和地安慰她,让她什么都不要想,先把身体养好。

陈褚虽然话不多,却也在病房里坐了很久。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