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节(1 / 2)

前夫当道 半袖妖妖 1882 字 7个月前

☆、27|29|

第二十七章

女人敲门以后,抱着病历袋静静等候。

片刻402的房门从里面推开了,她看见顾云在身穿睡袍出现在了面前,他冷峻的脸上带着些许疑惑,盯着她的脸看了两秒钟以后,还往后看了眼。

“玖玖呢?”

“顾云在!”

季青橙咬牙唤了他一声,在他眸色又重新转到她身上以后,突然啪地抽在他脸上。

她这一巴掌可是用是十足的力气,胸前还抱着她的病历袋,男人微怔之余看见了躲也未躲,紧接着女人反手再抽,他也生生受了。

她当胸一脚,怒不可遏:“顾云在,你们欺人太甚!”

东西直接塞了他怀里,这一脚却被他躲了开来,顾云在侧开身子,回手关上了房门。

青橙挥臂:“你不是说我们没有结婚吗?嗯?”

他后退。

她再劈腿:“你不是说非常非常相爱吗?嗯?”

他继续后退。

她掌风又到:“不是说想重温旧梦吗?嗯?”

他迟了一秒,胸口顿疼,睡衣都被掀开了来。

她再出脚,已经毫无章法了:“原来是想要和我抢孩子,你们顾家还要不要脸了?嗯!”

桌子应声而倒,除了内裤男人身无一物:“青橙!”

她怒气难消,手碰到哪里哪里都摔成一片:“我告诉你,从今往后你不搬走我搬走,你别想和我争孩子,你还有你那个极品的妈,别想把玖玖从我身边夺走!”

顾云在索性不动,任她扑将过来,顺势把人紧紧抱住。

他灼热的肌肤几乎立刻就有了反应,费力才将人死死按住了:“别动,别动,你总得叫我穿上衣服,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妈去找你了?”

她贴在他的胸前,逐渐消失的力气也让她冷静了些许,狠命从他怀里挣脱,季青橙伸脚勾起他的睡衣直接甩了他的身上:“对,我谢谢她,不然也不能知道你还在耍我,你把衣服穿上说话!”

来之前已经让自己够冷静了,可即便如此看见他的时候仍旧满腔怒火。

他手里还拿着她的病例袋,青橙伸手抢夺下来回身坐了沙发上面,她从里面拿出自己的病例,以及孩子的检查单子和所有片子,当然还有她的离婚证,以及夹杂在这里面的孩子出生证明,出发之前,她还特意带了个小相册,里面装的都是玖玖从小到大的部分相片。

她拒绝了母亲和二姐的陪伴,独自一人返回了名都花园。

此时看着男人抬手披上睡袍,她耐着性子伸手一一点过:“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女人哭哭啼啼,但是如果你妈哭哭啼啼来求我,想看孩子一眼,也许我能答应她也说不定,可是我不接受威胁,想要打官司尽管叫她去法庭告我,想要争夺孩子的抚养权你告诉她别做梦了!”

比起几年前,她言语犀利了不少。

更能引起他注意力的是桌上的东西,他弯腰,指尖竟是微微的颤抖。

季青橙拿起了离婚证:“我这个人喜欢干干脆脆,既然你和我的婚姻事实存在,而且还是协议离婚,现在我有离婚证,你也应该有一本吧?”

他坦然相对:“有。”

她隔开他的手:“也就是说我们是自愿离婚,对吗?”

男人眸色沉沉:“对。”

女人把离婚证重新收到病例袋里去,然后又拿起孩子的出生证明举到他的面前:“你看孩子的出生证明上有你的名字,准生证应该是离婚前就办好了的,我想如果不是你太让我伤心,一个怀着孩子的女人,不会宁可离婚也瞒着消息的。”

顾云在抿唇,沉默不语。

季青橙完全不给他缓和的机会,又拿起孩子检查的b超单子以及彩超照片:“你看,这都是孩子小的时候,我妈说那段时间一直是我一个人生活,我一个人去做的检查,别说我吃苦活该,虽然我想不起来,那时也一定是甘之如饴。”

在季玖玖还是个豆芽那么大的时候,都有记录,她摆弄着女儿小时候的照片,从襁褓当中到她慢慢长大,每一张都是那么的可爱,他目光灼灼:“我看看。”

女人伸手放入病历袋,把自己车祸以后的照片拿给他看:“你可以看这个。”

说着把几张插满管子的照片推了过来,“看吧,我的头发都剃光了,差点死掉了,刚醒过来的时候没有意识,当然了那时候胖得像个猪。”

他低头,拿起其中一张照片来:“对不起……”

季青橙已经把其他东西都收了起来:“这几张照片可以送给你,也好叫你知道我是经历过生死的人,你妈对我说的那些话,毫无作用,如果想要孩子,那就法庭上面见,从今天开始,你不搬走我搬走。”

她站起身来,这就往出走。

男人突然冲过来,这就从后面抱住了她:“对不起对不起青橙。”

季青橙站住不动:“顾云在你现在说什么我都不会再相信你。”

说着回肘一击,再不回头,这就径自出了402室。

她回到自己家里,开始收拾东西,她和玖玖有很多东西,不过暂时是打算尽快离开名都花园,所以只简单收拾了一个行李包和洗漱用品。

夜深了,男人在外面敲门。

给她打电话,她不接,任铃声在那唱歌,关掉所有电源煤气和水,季青橙也关上了窗户,然后打开房门。

顾云在此时换上了长裤和衬衫,他唇角还青着,一脸急色:“你要去哪里?”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