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节(1 / 2)

前夫当道 半袖妖妖 1743 字 7个月前

季玖玖显然更失望,还泄愤地扬了把沙子。

男人蹲下身来,轻轻抱住了她:“听着宝贝儿,你最该施魔法的,应该是你妈妈。”

与此同时,吴有丽正把捧花塞了青橙手里,她义气地揽过这电灯泡的肩膀,对她斜眼嘿嘿笑道:“我说橙子你别告诉我你现在是在不好意思,要知道几年前,你拿下这男神的那天晚上还给我发信息来着,说什么该下手时就下手……不会是越活越回xuan了吧!”

季青橙握着捧花,狠狠瞪了她一眼,然后低下头去:“现在和以前能一样吗?以前我是不撞南墙不死心,现在呢,我只有玖玖,他为什么和我在一起我还不知道吗?好几年没有音信,现在有了个孩子想复婚了,那我也太可怜了……”

吴有丽惊呆了,她刚想怒斥一番,顾云在也到了面前。

刚好青橙叹了口气,最后总结了一句:“其实为了孩子,我和他复婚也未尝不可,虽然没有爱情了,但是……”

吴有丽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女人终于抬起头来,正对上他的目光。

好尴尬,她差点咬到舌头,顾云在却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71|得意的笑

第七十一章

从公司回来,才下午四点。

季青柠许久没有这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了,突然觉得浑身上下都是那样的舒爽。

裴向南早已经等候在她的住所前,见她人回来,忙打开车门快步走了过去,这房子就是郊区的那栋别墅,在诸多的房产当中,她喜欢这一处的静怡,要了过来。

女人车到门前,刚按了遥感器,要开车进去,裴向南就敲了她的车窗。

她看他一眼,没搭理他。

开车从他旁边走过,很快,男人跟着车屁-股进了大门。

青柠停车到车库的时候,他就站在她家的喷泉前面,水流在灯光的掩映下,特别的梦幻,他弯腰伸手接住水花,站在那里,任由冷风吹过他的脸庞。

季青柠从车库走回来,拢了拢大衣。

北方的十月,晚上已经很冷了,她走过他的身边,说了一句神经病,男人立即追了上来,他从后面一把搂住她的脖子,将人用力带到了怀里来。

勒得青柠差点摔倒,她脚上的高跟鞋毫不留情的踩上他的脚,他也不在意,亲亲密密地上前亲了她脸一口,然后松开她,径自先走到了前面去。

女人咬牙暗骂了他一句,这才走过去。

一进门,正看见保姆周姨正端着汤碗,诧异地看着裴向南,两个小时之前,她打电话说要回家吃晚饭,这会儿冷不丁看见一个陌生的男人先进来,当即就愣住了。

季青柠在玄关处换鞋,淡然道:“周姨,给他加双碗筷,这我朋友。”

周姨嗯了声,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

裴向南对她笑笑,见她转身随即一把拉住了季青柠,他挑眉,从裤兜里抽出一角红色小本本来,当然,也就是晃了一晃,然后握住了她的手。

男人笑得得意:“领证了,怎么还说是朋友?”

她瞪他一眼:“你神经病啊,随身带结婚证?”

他拖着她的手,不许她往里走:“别人可以隐瞒,家里人总要知道的,你告诉她我谁。”

实在太过幼稚,季青柠拒绝配合,可她一走,他就死乞白赖地拖她手,反正就有一种你不开口,我就不让你走的意思。

真是有损她的形象,女人瞪了他一眼,正好周姨又拿了碗筷出来,这就推了他一把:“周姨,那什么,介绍下,这我男朋友。”

保姆知道她才刚离婚,听她一说男朋友饭碗差点摔地上去。

好吧,虽然对于这个称呼,男人还不能完全满意,但是她明显已经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了,裴向南也立即转过了笑脸来,对着周姨笑了。

季青柠不管他,到洗手间去洗手。

很快,男人黏乎乎地又跟了过来,她皱眉,对于靠在洗手间门边的男人抿唇:“我家并不只是一个洗手间。”

裴向南斜眼:“我有话说。”

青柠关上水龙头,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说吧,什么事。”

他仍然倚在门边上:“你答应我的,进公司以后就搬过去住的。”

她嗯了声,这次没有反驳:“今天晚上回来收拾东西,你想的话也留下住一晚吧。”

男人这才满意了,也挤了她旁边来洗手。

她还要卸妆,仔细净脸,见他在这边捣乱,也就洗了洗手从里面走了出来,这个混蛋玩意儿竟然还趁她走过的时候偷偷掐了她屁股一把,季青柠反手关上门,要是能掩掉他的爪子才好!

周姨做的都是她喜欢吃的菜,餐桌上面四菜一汤,旁边放着三副碗筷,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青柠坐下来,抬眸,目光当中带着些许了然的凌厉:“怎么多放了一副碗筷,还有客人要来的吗?”

周姨还没回答出来,房门哒地开了锁,郑宇提着黑色的公文包,这就走了进来。

他一身灰色西装,多日不见,一抬头也是神采奕奕。

男人看见她,神色略缓:“门口的车是谁的?你到家多久了?”

青柠拿碗盛汤:“郑总好像忘了,现在你是在我家,而我家并不是你家,钥匙还给我,省得我换锁了。”

她连个正脸都没给他,不过男人不急,周姨已经习惯了去接他的公文包,他换了拖鞋,这就走了过来,餐桌上很明显是三副碗筷,郑宇挑眉:“家里有客人?”

季青柠没有回答他,裴向南却拿着毛巾走了出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