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图穷匕见(1 / 2)

山海间 朱砂 2735 字 1个月前

<dddata-id="8">

“福井君!”贺茂川向前踏出一步,就骇然地停住了,因为福井秀实的脸上出现了蛛网般细小的裂纹——不,不只是他的脸,他露在外面的手腕部分也出现了龟裂,并且这种龟裂一直延伸到衣袖和衣领里,显然是整个身体的表面都在裂开。

“这是怎么回事!”小松真雄也惊骇得手足无措,“福井君,福井!”</dd><dddata-id="6">

雾气的影响让贺茂川分心了那么一分钟,然而正当他准备把目光收回来的时候,忽然听见祁同岷抽了一口气:“福井先生?”

贺茂川心里一紧,猛地转头,就见福井秀实站在那里,整个人都僵直了。他的两条手臂举向天空,脸上还保持着惊恐的表情,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站着,仿佛变成了一尊雕像。</dd><dddata-id="9">

福井秀实当然无法回答,他半张的嘴唇已经龟裂成了碎片,整个嘴巴变成了一个黑洞,洞里有一点绿色的东西探了出来。</dd><dddata-id="2">

他把地面蔓生的杂草一拨,其他人就看见了,地面上确实有翻开的新鲜泥土,仿佛有什么东西被从地里□□似的。

小松真雄不自觉地转头环视:“但是,树呢?”从眼前现存的这棵榆树来推断,原先那棵树也有年头了,将近两人环抱粗细的一棵大树,现在却完全不见踪影,难不成自己长腿跑了?</dd><dddata-id="4">

这么一想,贺茂川顿时紧张起来,他环视四周,但因为雾气缭绕不散,十几米外的景物就模糊不清,根本看不到什么。他迟疑一下,还是把犬神唤了出来,又让小松真雄也召唤猫又:“让它们去四周探查一下。”

猫又和犬神向不同的方向跑了出去,贺茂川和小松各自目送着自己的式神消失在雾气之中,眉头都不觉皱了起来——式神离得越远越能感觉得到,这树林里的雾气确实有阻隔联系的能力,如果式神走得太远,甚至有可能双方之间就无法随时保持联系了。</dd><dddata-id="3">

贺茂川却警惕起来:“难道这树林里还有别的人?”树不会自己跑,那就是被人拔掉了。

要说山海世界里有什么人,那贺茂川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特事科了,而且他们想进钟山,特事科自然也想进钟山,说不定大家就是在这里撞上了?</dd><dddata-id="1">

福井秀实快步向前,走到那棵榆树旁边,稍微拨了拨地面上的杂草,立刻喊了起来:“我现在站的就是原来那棵树所在的地方,没错,你们看这里的泥土还翻起着,原本这里的确有棵树!”</dd><dddata-id="5">

也幸好他们的式神都是比较忠实,也是被他们牢牢控制住的,如果换成犬鬼那样天生反骨的式神,说不定还会趁机脱离式神使的控制。</dd><dddata-id="13">

他摸着下巴又补充了一句:“只不过青犬之形确实太少见,贺先生说是混沌,我无凭无证的,也不好反驳呢。不过贺先生不用太自责,即使当时就知道是千年木精,我们也没什么办法挽救福井先生的。”

“什么叫没有办法!”小松真雄也急了。这才进山海世界多久呢,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在眼前变成了树。论战斗力,其实福井秀实才是最强的那个,要是没有他,小松真雄还真有点心里发虚,毕竟他很清楚,就凭他自己的那几只式神,在山海世界里实在是有点不够看。</dd><dddata-id="10">

“是树叶?”小松真雄声音哆嗦着,“不,是,是树枝!”确切地说,是一根带着绿叶的嫩枝,从福井秀实的嘴里生长了出来。

而且不仅仅是口腔,福井秀实全身的皮肤都在一块块崩落,下面露出来的却不是血肉,而是一根根树枝,一片片绿叶,只有几分钟的时间,福井秀实就消失了,取代他的是一棵新生的榆树,就在他站立的地方伸展着细细的树枝,仿佛还是那个双手举向天空的姿势。

而在旁边,原本那棵粗大的榆树也伸过枝条来,仿佛要拥抱这个新生的同伴一样。再过几十年,这棵新生的树就会生长成跟它一样的粗壮,两棵树又可以相依相伴,亲密无间了。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m./</dd><dddata-id="12">

祁同岷摸了摸下巴。从头到尾,只有他脸上的表情虽然惊讶,却没有恐惧之色,倒仿佛是目睹了一场精彩的试验一样:“如果不是混沌的话,那——大概是木精吧。”

“不可能!”贺茂川立刻反驳,“《太平御览》里说,千岁树精为青羊,万岁树精为青牛!《述异记》也说,千年木精为青牛!”没听说木精是青犬的。

“哦——”祁同岷不紧不慢的,“那贺先生有没有听过刘禹锡的诗?咏的是枸杞,说‘枝繁本是仙人杖,根老能成瑞犬形’。《续仙传》里也说,朱孺子看见两只花犬进入枸杞树丛下,挖掘出的树根形如二犬。另有《浩然斋日抄》里又说,千岁枸杞,外形如犬。其实并不是千岁枸杞如犬,而是千年木精,本来就有青犬之形,并不一定拘于羊牛的。”</dd><dddata-id="14">

“你早点说出来,总会有办法,福井绝不会死!”小松也知道自己这话说得有点牵强,毕竟他真的想不出来究竟有什么办法可以避免福井的死亡——千年木精,他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东西有杀伤力啊,自然也就不用说救治的办法了。

祁同岷却摊开双手:“但福井先生并没有死啊。”

“什,什么?”小松真雄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你说什么?”

“我说福井先生并没有死啊。”祁同岷指了指那棵树,“他只是变成了一棵树。如果说起寿命来,他这棵树可比我们要活得长久多了。”

小松真雄的中文其实也就是二把刀,慢慢的说还可以,这会儿震惊过度,所有的词汇都忘干净了,指着祁同岷,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硬是半个字都没说出来,还是贺茂川阴沉着脸说:“这么说,福井君现在还活着?那么,还能让他恢复原样吗?”

祁同岷耸了耸肩:“这可就不知道了。唔——如果贺先生还有那种鬼皮,也许可以救一救?”

“没有了。”贺茂川阴沉地看着他,“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真没听说。”祁同岷又耸了耸肩,“老实说,关于木精的信息实在太少了,我还是第一次知道木精居然可以寄生在人身上,将人转化为树。之前的书籍里连这点记载都没有,更别说救治的办法了,转移诅咒,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小松真雄露出失望的神色,有几分恐惧地环视四周:“贺茂君,怎么办?”这才进来多久,就折损了一个,再走下去还不知会怎么样,他已经有些畏缩了——活石固然非常珍贵,可是自己的命更珍贵。

贺茂川看起来也没了主意,最后还是把目光投向了祁同岷:“祁先生,你说呢?”

祁同岷正在看自己手绘的地图,半天叹了口气:“如果想退回去的话现在应该还来得及。”

“恐怕来不及了。”贺茂川冷冷地说,顿时引来小松惊骇的问话:“贺茂君?”

贺茂川招了招手,白色的犬神从雾气中奔跑出来,伸着个舌头停在他脚下,一副气喘吁吁的模样。贺茂川阴沉地看了它一眼,缓缓地说:“刚才犬神探了回去的路,没有找到。”

小松真雄没想到他是让犬神往回跑了,吃惊地说:“这,这怎么可能?刚才福井君……”福井秀实明明来去自如呀!

贺茂川的目光落在那两棵榆树上:“恐怕是因为,当时福井杀死了一只木精……”这一片树林恐怕都为这两只木精所操纵着。双生之树,相辅相成,福井秀实杀死了一只,才破开了这个迷局,顺利走了出去。然而现在,他自己补上了这个缺失的位置,迷局重新恢复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